第34章_亮剑
笔趣阁 > 亮剑 > 第34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章

  走出火车站的检票口,梁军伸了个懒腰,两只眼睛像雷达一样扫描了180度,他马上发现了目标,车站广场的西侧有几个青年正倚着栏杆抽着烟,无所事事地盯着过往的姑娘。梁军一眼就看出,这几个小子恐怕不是什么安分之辈。

  他穿着一身崭新的国防绿军装,一副标准的复员军人模样。梁军知道这身绿军装对于老百姓来说是很诱人的,这种制式军服因是1966定型生产并装备部队,被称为“66”式军服,老百姓俗称为“国防绿”,是当时最时髦的服装,任你花多少钱也买不到。这身军装是身份地位的象征,表明你或你的家人曾在军队工作或和军队有某种联系。因此,这身式样很蹩脚的军装也成了惹祸的根源,因为抢军装惹出不少人命官司。

  梁军走过去,装出一副憨头憨脑的样子用山东话向那几个小子问路。他发现这几个小子先是盯着他的军装,然后互相交换了目光,便喜形于色了。

  一个剃着光头的家伙搭讪道:“这位老兄是刚复员吧?当的啥兵呀?”

  梁军回答:“先是在炊事班做饭,后来又让俺去喂猪,猪长大了杀掉吃啦,就没俺啥事了。这不,复员啦。”

  那几个家伙哄笑起来。光头说:“俺只听说过有军马、军犬,才听说有军猪。噢,你是猪兵。行啦,咱们今天也学学雷锋做好事,给猪兵同志带带路咋样?”

  “没问题,别让人家迷路呀。”几个小子响应道。

  梁军忙不迭地道谢,憨头憨脑地只管跟人家往僻静处走。他心里挺可怜这几个毛头小子为身破军装就要吃苦头了,要是老子心情好,这身军装送给他们又何妨?可今天不行,老子要演点儿节目,只好拿你们当道具啦,谁让你小子不长眼?

  他心虚地四处看看,停住脚步问:“我说几位老弟,不对吧?咋越走越僻静啊?”

  那几个家伙都不怀好意地笑了:“明说吧,我们弟兄几个想借这身军装穿穿,快脱吧,裤子里总不会没穿裤衩吧?”

  梁军挺直了身子,脸上的憨傻气一扫而光。他眼中射出两道寒光,冷冷一笑说:“哦,想打劫?五个人是不是少了点儿?”

  对方不太喜欢废话,他们手里出现了锋利的三棱刮刀,紧接着传来一句不耐烦的叱喝:“咋这么多废话?快点儿!”

  梁军拉下了脸很不高兴地说:“操,五个对一个还抄家伙,怎么他妈的这么不要脸?给我把家伙收起来,不然老子要打你个满地找牙。”

  为首的光头感到很诧异:“哎?这小子的嘴咋这么欠呢?得给他放放血啦……”

  话音没落,梁军的右腿已经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穿着皮鞋的脚尖准确地踢中光头的鼻梁,这一脚力道大得惊人,光头在一刹那觉得自己的鼻子被一柄十八磅大铁锤击中了似的,身子便轻飘飘地斜飞出去。梁军一招得手便不让人,他身形一晃,“啪啪”几声闷响,余下的四个人全被放倒了,几把刮刀都变戏法似的到了他的手里。他轻松地把几把刮刀像撅筷子似的“啪啪”撅断,一扬手来了个天女散花。

  在派出所里,值班警察感到震惊了,他从来没见过一个赤手空拳的人能把五个带刀的人伤得这么惨。五个人全是重伤,那个光头的鼻梁骨被击得粉碎,碎骨伤及了运动神经,再多使一成力就完了。警察很为难,照理说这属于正当防卫,可一看那几位的伤势,警察又得出防卫过当的结论,应该承担刑事责任。问题是,现在是“文革”期间,以前的法律已经不作数了,再说,公检法也失去了往日的执法权力。乖乖,这个刚复员的特种兵也太可怕了,就这么几下子就把人弄得这么惨,他要是不走正道入了犯罪团伙,就该当警察的倒霉了。不行,还是给他原部队领导打个电话吧,部队领导总不能这么不负责任,训练出一个职业杀手就得把他看住,不能这样放手不管往地方上赶,这不是成心拆地方政府的台嘛。

  李云龙接到干部部的电话时也认为地方政府批评得对:“是呀,是呀,咱们应该接受地方上同志们的批评,把特种分队的人往地方上送这确实不妥,这是对社会的不负责任。特种分队的这些浑小子,我看只有军队才管得了。好吧,派人把梁军押回来,先关他半个月禁闭,转业手续不是还没办吗?不给他办。想走?没那么容易。娘的,把人伤成那样,还没王法啦?”

  李云龙正在主持一个会议,突然接到妻子田雨打来的电话,她在电话里泣不成声地说:“老李,快回家,出大事了……快回来!”李云龙的心猛地一沉,他来不及多问,匆匆宣布散会,带上警卫员小吴跳上车就往家奔。在路上,他还在心里嘀咕:出什么大事了?这年头咋就没好事呢?

  院子里很静。李云龙推开屋门,就听见低沉的哭声,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一见李云龙便放下饼干扑过来,“哇”的一声哭出来,旁边的两个年龄小一些的孩子中的一个女孩也跟着跪下来抱住李云龙的腿放声大哭:“李伯伯,救救我们……”孩子们哭得说不出话来。李云龙看看妻子,见田雨也在痛哭。她抽泣着告诉李云龙:“赵刚和冯楠都……都没了,不知道是不是他杀。这是他们的四个孩子,从北京投奔咱们来了……”

  李云龙像突然遭到雷击一样,脸色变得惨白,他身子晃了晃便颓然倒在沙发上。警卫员小吴吓得抱住他连声喊:“首长,首长,你怎么了?”

  李云龙斜靠在沙发上,微闭着眼睛一声不吭,小吴情急之下抓起电话要叫医生,见李云龙无力地摆摆手……他紧闭的眼睛里渗出了两滴黄豆粒大的泪珠,转眼之间,泪水就成串地滚落下来。他在痛哭,但听不见一点儿哭声,田雨惊慌地摇晃着他,连声喊道:“老李,你要哭就哭出声来,千万别憋着……”

  此时,李云龙已经什么也听不见了。……赵刚迎面向他走来,还是当年那身灰色的八路军军装,绑腿打得很利索,清瘦白皙的脸上充满了微笑,黑黑的眼睛里闪动着智慧的光芒。李云龙怒吼道:“老赵,你咋成了孬种?咱独立团啥时候让人打垮过?日本鬼子都打不垮咱们,你咋自己把自己打垮啦?你别走,咱独立团不能没政委……”

  赵刚的声音仿佛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老李,你不懂,死亡也是一种抗争,一个有尊严的生命才有存在的价值,失去了尊严,生命难道还有意义吗?”

  李云龙哭了:“好兄弟,你别走,求你啦,你走了我一个人怪孤单的,这么多老战友都走了,我一个人活着还有啥意思……”

  赵刚的声音传来:“还记得陈老总的那句诗吗?‘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咱们按老规矩,政委先打前站,团长早晚去报到。到那边,咱们拉起队伍,还是一个独立团……”赵刚的身影倏然而逝,一道耀眼的闪电划破天空,繁星万点纷纷飘落。当年晋西北的山山水水都瞬间出现在眼前,田野、村庄、山川、河流都呈现出悲壮苍凉的色彩,这些景物从深远的苍茫中飘然而来,又向深远的苍茫中飘然而去……

  李云龙像突然从睡梦中醒来,脸上已无半点儿泪痕,他看看老战友的儿女,张开双臂把孩子们拢在胸前,爱怜地摸摸这个,拍拍那个,一种少见的温情从他心底泛起。田雨惊讶地看着丈夫,这是李云龙吗?自从和他结婚以来,还从来没见过他这样慈祥可亲。田雨再次发现她对丈夫了解得还是很不够。

  李云龙一改平时的大嗓门,似乎是怕惊吓了怀里的孩子们,他用柔和的声音轻轻说:“从今天起你们就是我的孩子,这里就是你们的家。老婆呀,咱们那两个小子都多大啦?这事交给你了,按年龄大小论资排辈,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妹妹总得有个名分。好家伙,我李云龙上辈子肯定是积了德,一下子有了这么多儿女,半个步兵班呀,兵强马壮的。小吴,去告诉营房部送几张双层床来,把楼上房间收拾一下分男女宿舍,你负责监督内务卫生,一切按野战军的规矩,被子叠得要见棱角,毛巾要……”

  田雨不满地打断他的话:“这不是军营,你怎么拿孩子们当士兵要求?”

  李云龙说:“早晚都是兵,这里就算新兵连吧。”

  那天晚上,李云龙忙着指挥几个战士搬动家具,腾空屋子,把几张双层铁床支好,铺上被褥,眼看着孩子们睡下。只有田雨发现他的状态很不正常,他的脸色变得灰白,走路时步履踉跄,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孩子们睡下后,他对田雨只说了句:“你也睡吧。”然后梦游般地走进自己的卧室,把门关得死死的。

  田雨心里很紧张,结婚十几年了,她还是第一次看见丈夫如此失态,这个铮铮铁骨的男人,他的精神像是突然垮了,变得极度衰弱。田雨把自己房间的门敞开,时时注意着隔壁的动静。

  李云龙拉开写字台的抽屉,找出一本影集。他翻开影集,看着他和赵刚的几张合影照。最早的一张好像是1941年照的,他记得那是一个《晋绥日报》的记者到独立团采访时照的,当时情况很紧急,部队正要转移,照片上的两人都牵着马,穿着破破烂烂的灰布军装,显得窝里窝囊,腰间皮带上插着张开机头的驳壳枪,连保险都没关,两人的表情都很冷峻,没有一丝笑容,从这张照片上可以看出当时形势的严峻。还有一张是20世纪50年代在北京赵刚家的楼前照的,两人站在草坪上,穿着笔挺的将军礼服,佩少将军衔,胸前的勋章锃亮,两人的脸上如沐春风,笑得很开心……

  他的眼睛渐渐模糊了,眼前似乎升起一片迷蒙的白雾,泪水不停地滚落下来。他狠狠地用袖子擦去眼泪,这没用,新的泪水又止不住地涌出眼眶。他的手脚在剧烈地颤抖,心脏在一阵阵抽搐,似乎在渐渐裂开,涌出了滚烫的鲜血,他觉得呼吸有些困难,胸口像是被压上重物,想扯开嗓子吼上几句,嘴张了张,却没有声音。他狠狠地咬住一块毛巾,忍不住呜咽起来,他绝望地向空中抓了一把,似乎想抓住老战友逝去的灵魂……这现实实在太残酷了,几十年在血与火中建立的生死情谊啊,就这么一下子,人就没了,没倒在敌人的枪下,赵刚却自己杀死了自己,那些逼死他的人,竟然都是他的战友!

  一阵撕心裂肺的痛苦使他终于号啕起来,他边哭边小声数落着赵刚:“老赵,老赵呀,你不够意思呀……你不够朋友,就是有天大的难处,你也该找我商量一下啊,你我兄弟一样……你这是信不过我呀,我要是知道,说什么也不让你走这一步……老赵啊,你不够朋友,就这么一甩手就走啦……”他的声音越来越大,终于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哭声,“赵刚啊,你别走呀,我求求你啦,你他娘的知道不知道?我这里疼啊,疼死我啦……”他发了疯似的扯开衣服,在自己赤裸的胸膛上撕挠着、捶打着,“……几十年的交情啊,你就不管我啦?几十年的流血拼命啊,就他娘的落个这下场?我操他娘的,这叫什么‘文化大革命’啊?这是作孽啊,伤天害理啊……共产党出奸臣啦,老子不干啦,老子回家种地去……我操你个姥姥,老子要毙了那帮奸臣……”

  “砰”的一声,卧室门被小吴狠命撞开,小吴和田雨冲了进来,一左一右抱住李云龙。他视而不见,目光散乱迷离,肆无忌惮地破口大骂。他挣扎着、咆哮着,用拳头向写字台桌面上狠命地砸,桌面上的玻璃板在他的重拳下被砸得粉碎,他的手上全是鲜血……

  小吴拼命抱着他的手臂,流着眼泪哀求道:“首长、首长,您小声点儿……”

  “去你娘的……”丧失理智的李云龙一拳把小吴打出两米远,小吴仰面摔倒。

  他从抽屉里拿出手枪“咔嚓”顶上子弹猛地站起来,两眼血红、声震屋宇地大吼道:“赵刚,你告诉我,是哪个狗娘养的害死了你?告诉我,我要给你报仇……”

  小吴从地上一跃而起,不得不使用擒拿动作抢下李云龙正在挥舞的手枪。李云龙颓然坐下,发出一声长长的、惨痛的哀号,犹如受伤的野兽。

  田雨泪流满面地抱着丈夫,她分明感到,李云龙心中那座精神殿堂在崩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89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89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