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_亮剑
笔趣阁 > 亮剑 > 第17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章

  李云龙风尘仆仆地赶到厦门A兵团指挥部,在大门口碰见兵团政治部刘主任,他当胸给了李云龙一拳说:“你总算回来了,伤好利索了吗?”

  火烧火燎的李云龙顾不上寒暄,他急着要知道自己部队的位置。

  刘主任告诉他,福州战役和漳厦战役都刚刚结束,金门战役马上要打响了,李云龙的师已在莲河口集结准备参加越海登陆。李云龙一听就急了,扭头就走。

  刘主任说:“你急也没用,赶不上了。战斗今晚就打响了,今晚你先住下,明早我派车送你去莲河口。”

  李云龙说:“刘主任,我现在就走,弄不好这是最后一仗了,我的部队还等着我去指挥呢。”

  刘主任说:“你小子口气不小,离了你地球还不转啦?你负伤期间,你们师从徐州一直打到厦门,没你指挥打得也不错,别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似的。再说,我现在也没车可派,公路上不太安全,工兵正在连夜排雷,你只能明天走了。”

  李云龙无奈,只得住下。当晚他显得很暴躁,像关在笼里的野兽一样来回走动,后来又在床上辗转反侧。他自己也闹不清这是怎么了,就像女人进入了更年期一样,动不动便发火,看什么都不顺眼。一会儿嫌小陈不洗脚,臭气熏得他睡不着觉,一会儿又咒骂这鬼天气,都他娘的10月份了,还这么热。小陈心里直纳闷:师长今天是怎么了,别是犯了啥病吧?就在这天夜里,李云龙师下辖的C团和兄弟师的两个团,乘临时征集的百十条木帆船,顶着风浪和猛烈的炮火分别在金门岛的龙口、古宁头、湖尾乡突破登陆。

  金门战役打响了,战斗一开始便进入白热化。这一夜,李云龙数次被噩梦惊醒。第二天,李云龙赶到莲河口师部时,发现指挥部里的气氛紧张得吓人,作战参谋们死死盯着地图,通讯参谋们对着报话机正声嘶力竭地呼叫,人人铁青着脸。副师长于长江和政委林浩顾不得和他寒暄,马上向他汇报了登陆部队的情况。李云龙的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他意识到情况万分严重,他的主力C团这次凶多吉少。

  危险来自几个方面,这次登陆分为两个梯队,兵力近两万人,第一梯队三个团八千多人。要命的是这三个团不是一个整建制的师,而是分别隶属于三个师。登陆的三个团竟没有一个统一的指挥机构,也没有一个师级指挥员,登陆后各团各自为战,分别向纵深突击,根本不顾两翼的掩护。由于不懂潮汐规律,运载第一梯队的木帆船全部搁浅在海滩上天亮后被炸毁。而整装待发的第二梯队由于无船可渡,只能望海兴叹。

  而更大的危险来自敌情的变化,岛上守军原有三万余人,战斗打响后,敌12兵团一万余人又在金门登陆,岛上守军增至四万余人。指挥和情报如此失误,结局是不言而喻的。以区区八千余人劳师以远越海攻击以逸待劳的四万之众,战争的天平猛然倾斜了。李云龙用望远镜观察着激战中的金门岛,尽管隔着10公里的海面,激烈的枪炮声仍然听得很清楚,滚滚的硝烟笼罩着海岛。A兵团的远程炮群正拼命向登陆部队提供火力支援,这个炮群只有八十余门美制105毫米榴弹炮和75毫米山炮,射程勉强可以达到金门北岸滩头,但准确性已大大降低。此时,岛上敌我兵力对比为5∶1,火力对比就更为悬殊了。

  在国民党军航空火力的打击下,整个福建沿海地区的船只几乎全部被炸毁。上万人的第二梯队眼睁睁看着第一梯队在岛上孤军奋战而一筹莫展。李云龙怒不可遏地一掌击在掩蔽部的柱子上,震得尘土飞扬。他深刻认识到,这支横扫中国大陆、所向披靡的军队遇到了一个全新的课题,这叫两栖作战。有兵无船就等于无兵。

  他扔掉望远镜,仰天长叹:“我的C团啊,完了。”

  一个通信参谋报告:“师长,步话机收到了C团的呼叫。”

  他快步走进指挥部,一把抢过话筒大喊道:“我是师长李云龙,你是谁?”

  那边惊喜地喊道:“师长,你回来了?我是C团参谋长董大海呀。”

  李云龙蓦地想起淮海战役时的那个警卫连长,他苏醒后听说是董大海带着战士们把自己抬到医院,还动手打了助理员的耳光。这个愣头青现在竟当了团参谋长。

  董大海在步话机中报告:“我们在龙口登陆,登陆后向纵深发展,部队打得不错,敌人防线被我们撕开4公里的口子,突破纵深公里,敌人十九军两个团已被我们打垮,现在我们在琼林附近和敌人二十多辆坦克遭遇,部队伤亡很大,我们缺少反坦克武器,只有集束手榴弹,邢团长正组织炸坦克呢……”

  李云龙问:“现在全团还有多少人?”

  “不到四百人。”

  李云龙沉默了……

  步话机里传来董大海的声音:“师长,您是我的老首长了,在晋西北的独立团时我就跟着您,我请求您告诉我真实的情况,我们也好有个准备,第二梯队是不是来不了了?”

  李云龙困难地说:“好兄弟,我不能骗你,船只全部被炸掉了,第二梯队无法增援,你有什么要求,只管说。”

  “您别说了,我明白了。师长,C团没给您丢脸,我们阵地前敌人尸体都成山了,打陆地战他们不是对手。C团够本啦,师长,我和邢团长只有一个要求,这也是我们全团指战员的要求,我们牺牲后请上级不要撤销C团的番号,要重建C团,我们希望重建后的C团给我们报仇。师长,拜托了……”

  李云龙的眼泪流下来,他哽咽了:“好兄弟,你放心,我李云龙拿脑袋担保,我一定重建C团。”

  “谢谢师长,敌人又围上来了,我向您告别啦,我们全团向您告别啦……”步话机里枪声大作,然后突然中断。

  李云龙举着话筒岩石般凝固着,政委林浩和副师长于长江摘下军帽低头肃立,一动不动,指挥所里的参谋、通信兵都站了起来,人群中传来一阵阵被拼命压抑住的抽泣……

  1949年10月26日,金门岛在经历了两昼夜的激战后终于沉寂了。

  李云龙步履沉重地踏上海滩,发现海滩上黑压压站满了人。第二梯队的上万名官兵都手执武器静静地站在风雨中,凝视着海峡对面的金门岛,那边黑沉沉的不见一丝灯光,偶尔还传来零星的枪声,泪水在人们脸上静静地流淌着。此次战役的总指挥B军副军长被一群参谋、警卫簇拥着也站在海滩上。李云龙在红军时期就和他很熟悉,每次见面总免不了开几句玩笑,但这次两人见面竟一句话没说,只是默默地伸出双手紧紧抓住,两条汉子的泪水都洒在海滩上。

  突然,黑暗中传来一声野兽般的号叫,D师L团的一个营长号叫着冲向大海,几个战士都拉不住,他拼命挣扎着,哭喊着:“兄弟啊,你咋就这么走啦?让俺回家怎么向娘交代呀……”这营长是胶东人,他弟弟在C团当连长,兄弟俩跟部队从山东打到福建,没想到在这里竟成永诀,在场的官兵无不潸然泪下。

  李云龙觉得海滩上突然出现一阵躁动,像滚滚的雷声由远而近,转眼就汇成惊天动地、排山倒海的巨大声浪。这是上万条汉子惨痛至极的号叫,犹如一群受了伤的野兽……李云龙拔出手枪大吼道:“全体向天鸣枪,为牺牲的战友致哀。”

  “砰!砰!砰!嗒!嗒!嗒嗒嗒”……震耳的枪声响成一片,上万支步枪、机枪、冲锋枪、手枪都向空中喷吐着火舌,曳光弹像一串串流星划破夜空……枪声惊动了金门守军,几十只探照灯同时亮起,巨大的光柱掠过海面……是役,A兵团的三个主力团在金门岛全军覆没。

  请收藏本站:https://www.89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89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