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_亮剑
笔趣阁 > 亮剑 > 第10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章

  独立团政委兼代理团长赵刚正在屋子里读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听见门外有人喊:“报告。”赵刚眼睛没离开书,嘴里下意识应道:“进来。”

  李云龙披挂整齐地推门进来。他脚跟一碰,挺胸敬礼:“报告政委,独立团一营营长李云龙奉命来报到,请首长指示。”

  赵刚抬头一看,愣了一下,便马上反应过来,不由得浑身不自在。他张嘴骂道:“老李,你装什么大尾巴鹰?成心寒碜我是不是?”

  李云龙依旧站得笔直,绷着脸说:“报告首长,我李云龙是犯了错误的人,请首长随时批评教育。”

  赵刚脸上挂不住了,他把书本一合站了起来:“你他妈怎么这么多废话?先坐下来不行吗?”

  “报告政委,部下不敢。”

  “砰!”赵刚照李云龙当胸一拳:“老李,你装什么蒜?有话说,有屁放。”

  “首长,有酒吗……”

  “没有。”

  “首长可不兴说瞎话,我看见那酒瓶子了。”

  赵刚无可奈何地拿出了酒瓶子。

  李云龙终于露出了本来的面目,他一把甩飞了帽子扯开风纪扣,随手摘下驳壳枪扔在土炕上,一骗腿上了炕,大模大样地敲敲炕桌道:“满上,满上。”

  赵刚边斟酒边发牢骚:“我怎么觉得像是我受了处分似的?”

  在喝酒的问题上,赵刚已是彻底放弃原则了。这事若放在以前,李云龙大白天平白无故就想喝酒,门儿也没有。军事上的事团长说了算,生活上的事政委说了算,这是有分工的。为喝酒的事,李云龙是拍桌子瞪眼也好,跳脚骂街也好,赵刚毫不通融,那时他管起李云龙来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李云龙被降职成了营长,赵刚心里很不是滋味。一见到李云龙他脸上就不自然,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李云龙早号好了赵刚的脉,知道这小子有了心理负担,于是就喜欢在赵刚面前晃悠,见面就毕恭毕敬地立正敬礼。他喜欢看赵刚尴尬的样子,因为这时要酒喝,一般都能得到满足。尽管被降了级,李云龙在独立团还是一言九鼎,全团人包括赵刚始终拿他当团长。开作战会议时,他照旧行使团长的职责,分派任务时对各营营长骂骂咧咧。他自己对此没觉得有何不妥,全团人也觉得天经地义。连上级机关都知道这种情况,故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连个新团长都不派,只让赵刚代理。上级召开会议,都是赵刚一个人去,回来再向李云龙汇报。每当这时他便端足了架子,盘腿坐在炕上,半合着眼,嘴里还哼哼哈哈的,恨得赵刚直咬牙,心说这狗日的哪里是被降了级?明明是成了自己的上级。

  前些日子,一营有个新兵不明底细,张嘴叫了李云龙“李营长”,李云龙皱皱眉头转身走了。一个老兵火冒三丈,照着新兵劈面一个耳光骂道:“你狗日的叫什么哪?李营长?那是你叫的吗?”

  新兵挨了揍觉得委屈,他捂着脸申辩道:“他是咱营长嘛。”

  老兵凶恶地威胁道:“你再说,还想挨揍是不是?”

  赵刚知道后,居然没有批评打人的老兵,倒把挨打的新兵训了一顿:“谁让你这么叫的?你穿开裆裤时他就是团长了,咱独立团除了他,没有别的团长,明白吗?”

  李云龙有次见了副团长邢志国,他半开玩笑地给邢志国敬了个礼,邢志国当时脸都白了。他发火道:“团长,你成心给我添堵是不是?咱说好了啊,你以后要再开这种玩笑,咱俩就不是老战友了。”

  李云龙嘴上向他道歉,心里却很受用。

  全团人都这么认为,上级怎么任命那是上级的事,在独立团,团长的位子只姓李,就算李云龙被降成伙夫,在这一亩三分地里,他永远说了算。此时,李云龙逮住了酒,自然是一杯接一杯。

  赵刚斜眼看看他道:“喝点儿就差不多了吧?你有完没完?”

  “这得看是谁说了,要是上级这么说,我立马不敢再喝了。要是老战友这么说,按我的理解,是嫌我喝得少,不够意思,是吧?”李云龙的话里带着明显的威胁。

  赵刚被噎得一时没话了,他想了想道:“要这么说,你还是喝死算吧,他妈的全团就你特殊,你凭什么?”

  “你咋不说全团就我被降了级呢?官丢了再不让喝点儿酒,你还让不让老子活啦?”

  赵刚转移话题道:“老李,今年一开始势头不错,苏联红军和英美盟军已经从南北两个方向攻入德国本土,希特勒快撑不住了。美军在太平洋战场上也频频得手,连日本本土也处在美军轰炸机的攻击航程内,我估计,战争有可能在今年结束。”

  李云龙喝口酒道:“欧洲和太平洋离咱们太远,咱们还是关心眼皮下的事吧。眼前的鬼子也快不行了,他们在收缩防御,兵力越来越吃紧,连十四五岁的孩子都应征入伍了,不少据点也被放弃了。上个月,晋绥军楚云飞部突然攻占了安化县城,把他的指挥部迁进了城,而日军竟默认了这个现实,放弃了夺回县城的打算。”

  “老李,你别喝了,你看出什么名堂没有?”

  “咱老李是谁?能看不出这点道道来?要我说,鬼子倒不足为虑,要提防的倒是楚云飞这小子。安化县城一落到他手里,对咱们的地盘已形成三面包围之势,这小子只要得机会随时可能咬老子一口。”

  赵刚笑了:“你果然老谋深算。我也这么想,抗战即使结束了,离和平还远着呢,咱们和国民党早晚要干一仗。楚云飞是个明白人,他也早看出这步棋了,现在就想展开兵力,占据主动,在晋西北形成局部优势,一旦时机成熟就吃掉咱们。”

  李云龙不屑地哼了一声:“谁吃谁还不一定呢。想吃掉咱独立团,他也不怕把门牙硌下来?对了,我差点儿忘了,我刚接到楚云飞的信,他请我去安化县城会会,说是准备了便宴,兄弟们叙叙旧。”

  赵刚吃了一惊:“怎么?他现在就想动手?也太早了点儿吧?你真打算去?”

  “当然,有饭吃有酒喝能不去吗?再说啦,要是不去,楚云飞那张嘴还不到处坏我名声,说咱老李是兔子胆。咱也丢不起那面子。那句话怎么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老子不能失节呀。”

  “扯淡,你当你是什么节妇烈女?这是鸿门宴,他楚云飞是摸透了你的脾气,知道你死要面子,故意给你下套儿,这一去凶多吉少,咱们何苦去争一时之长短。你不能去冒这个险。”

  李云龙还当他是团长,根本没有要和赵刚商量的打算,只是来打个招呼。他见赵刚阻止,便不耐烦了,绷着脸道:“老赵,咱们好像有分工呀,军事上的事我说了算,你越权啦。”

  赵刚一急也顾不上李云龙的面子了,他涨红了脸针锋相对地说:“那是以前,现在我是团长,你不要搞错了,我不同意你去!”

  李云龙一听就翻脸了:“放屁!你少给老子摆团长架子,老子给你敬礼是给你面子,让你狗日的高兴高兴,你他娘的还当了真啦?告诉你赵刚,你同意也罢,不同意也罢,老子还非去不可,惹急了老子,老子就不认你这狗屁代理团长……”

  赵刚火冒三丈,哗啦一声把酒杯摔在地上。李云龙哪吃这一套,砰的一声把酒瓶子摔了,又觉得不解气,飞起一脚踢翻了炕桌……

  楚云飞今天心情不错,他换了一身新军装,显得仪表堂堂,这种新制式美式军服是最近刚换发的,西服式翻领,系绿色领带,袖口上镶着代表校官阶级的黄色袖线,左胸上方佩着两排五颜六色的略表。他对自己的上校肩章很不以为然,他知道这副上校肩章不会戴得太久了,他快换副少将肩章戴戴了。

  自从他给李云龙发去了请柬后,便精心准备起来。他知道李云龙会来,这个人太好面子了,甚至到了虚荣的程度,就算知道你这里预备好了绳套,他也要故意把脑袋伸进来。不过,楚云飞想是这么想,可行动上一点儿不敢马虎,谁要是把李云龙当成个一脑袋高粱花子的土包子,谁就是天大的傻瓜。此人城府极深,大智若愚,表面上称兄道弟,那张嘴像抹了蜜,不知道的人猛一看,还真以为他和楚云飞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亲兄弟,其实他对国民党军的那种戒备已经深入骨髓了。这是个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亏的人,吃点儿亏就要想方设法报复,一旦出手就凶狠异常,招招都是辣手,黑云寨那几个土匪头子的下场就是例子,连楚云飞都有点不寒而栗,此人不除,必成后患。平心而论,楚云飞还是挺喜欢那家伙的,和他打交道很愉快,只要不谈党派利益,两人还是挺说得来的。这家伙天生就有些英雄气概,像条汉子,若是没有战争,此人可交。他想象不出,李云龙今天来赴宴,会做些什么防范措施,以他的狡猾,不会猜不出这里的凶险。就算他带一个连的警卫,那也不过是一碟送上门的小菜。这是什么地方?进来容易出去可难啦。

  副官报告:“团长,他们来啦。”

  站在指挥部门口的楚云飞抬头望去,见三匹白马卷起一股黄尘风驰电掣般从远处奔来。楚云飞一愣,才三个人?这李云龙胆大得没边了?

  李云龙带着两个膀大腰圆的卫士,三人都骑着缴获的东洋马,身穿关东军的黄呢面皮大衣,足蹬高筒马靴,卫士们左右披挂着两支20响驳壳枪,斜挎着马刀,很是威风。这三位骑手显然是在卖弄骑术,他们一直狂奔到大门口才猛勒缰绳,东洋马两蹄腾空,直立而起,发出一声长嘶,李云龙跳下马,把缰绳一扔向楚云飞走来。

  楚云飞带领一群校级军官站在门口等候迎接,他嘴角一动,漾出一丝冷笑,心里说,这家伙还挺招摇,行头倒不含糊,马是好马,枪是新枪,卫士们胸前的牛皮弹袋簇新锃亮,驳壳枪的枪柄上还系着长长的红绸子。他觉得这家伙在有意摆谱,品位挺俗的,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像个新上门的小女婿,你当是到丈母娘家相亲吗?楚云飞向前迎了几步,双方都戎装在身,自然是按军人礼节相互敬礼,然后才是握手。两人又是拉手又是勾肩搭背,亲热得不行,也不问问谁大谁小,一律称兄。

  李云龙亲热地扯着大嗓门道:“楚兄啊,你可想死兄弟我啦。不瞒你说,昨晚做梦还梦见老兄呢,咱哥俩喝得那叫热乎,你一杯我一盏,真他娘的是换老婆的交情。谁知喝着喝着老兄你就翻了脸,用枪顶着我脑门,吓得我一激灵,愣是吓醒啦。你说这是哪儿的事儿?”

  “哪里,哪里,云龙兄是抬举我呢,连做梦都惦记我楚某,我说这几天怎么浑身不自在。来,云龙兄里面请。”楚云飞也半真半假地开着玩笑。

  厅堂里的宴席已经摆好,两人你推我让了半天才由李云龙坐了上座。

  李云龙望着桌上丰盛的菜肴叹道:“楚兄不愧是大户出身,硬是会享福啊!兄弟我可是土包子,这些菜别说吃,连见也没见过。”

  楚云飞道:“别看我是山西人,可我不护短,坦率地讲,山西菜上不得台面,不入流。北方菜系说得过去的只有鲁菜,正巧我这儿有个山东厨子,手艺勉强说得过去,如今是国难时期,条件差一些,委屈云龙兄了。”

  李云龙不等邀请便伸出筷子夹了一块水晶肘子放进嘴里,边嚼边让,似乎他是主人:“大家吃,大家吃,都别客气。虽说国难当头,饭总还是要吃的,兄弟我不怕别人说咱‘前方吃紧,后方紧吃’。”

  楚云飞一笑:“还是前方紧吃好,什么时候前方能紧吃了,说明战争就快结束了。云龙兄,仗打完了有些什么打算呀?”

  李云龙站起来用筷子指着离他很远的一盘菜道:“喂,那位兄弟,把那盘菜往我这儿挪挪,我这胳膊不够长。好,好,谢谢。楚兄,你是问我吗?我嘛,没别的想头,等委员长赏个一官半职的,也好光宗耀祖嘛。楚兄有机会还得替兄弟我美言几句。”

  楚云飞很是推心置腹地说:“云龙兄,我对你们十八集团军可是有意见,以你老兄的本事和战功,这几年在晋西北混出的名头,你的上司怎么视而不见?明明是有功之臣,怎么不升反降呢?你不过是杀了几个土匪嘛,这是维护地方,除暴安良嘛,该嘉奖才是,兄弟我看着不公平。”

  李云龙的嘴一直没闲着,这会儿已经吃个半饱了,这才准备喝酒。他举杯道:“楚兄啊,我李云龙是个粗人,平时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世上谁最关心我、惦记我?是老兄你呀,别说了楚兄,再说我眼泪要下来啦。来!冲老兄这话,干了这杯。”

  两人碰杯,各自饮了。

  “楚兄,你掏心窝子,兄弟我也不能掖着藏着不是?这话我只对楚兄一个人说,咱虽说被降了级,可我那独立团还是兄弟我说了算。你看,连老兄你也没拿咱当个营长不是?你堂堂上校请个营长吃饭,也丢老兄你的面子呀。再说啦,指不定啥时候时来运转,我这团长的帽子不又戴上啦?这年月,兵荒马乱的,琢磨我李云龙的人不少,这是好事。老兄你想,要是没人招我,咱也不能先招别人不是?要是有人成天琢磨你,抽冷子咬你一口,这就好了,咱这就逮着理啦,得理咱就不饶人,谁让你招我呢?咱不光要吃他的肉,连骨头也得嚼碎了咽了。到那时我上司得乖乖把团长帽子给我戴上。所以说,兄弟我就不喜欢天下太平,就喜欢乱,喜欢有人招我惹我,要不咱到哪儿去找升官的机会?”

  楚云飞仰天大笑,他用手指着李云龙道:“我看出来了,云龙兄小时候大概是个打架不吃亏的孩子,而且喜欢寻找对手,就是没有对手也要创造出个对手来,是不是?”

  李云龙点头承认道:“不好意思,是有那么点儿毛病,有时没人理我了,就他娘的……手痒痒。”

  “云龙兄,闲话一会儿再叙,咱们先说点儿正事?”

  “楚兄有话尽管讲。”

  “明说吧,楚某敬重云龙兄是条好汉,战争结束后,兄弟我想向阎长官保荐云龙兄去陆大深造,毕业后混块少将牌子不成问题。”

  “哟,那敢情好,条件是什么?楚兄是山西人,在娘肚子里就会做买卖了,有来无去不成买卖,楚兄不会白送我个人情吧?”

  “云龙兄,我的部队要扩编了,有个副师长的位子还空着,老兄有兴趣吗?其实,八路军也好,晋绥军也好,都属‘国军’战斗序列,都一样打鬼子,哪儿干不一样?云龙兄,你我是朋友,这话我只和你一个人讲,抗战结束后,贵党边区政府的合法性恐怕也就不存在了,政府不会允许国中之国的现象存在,军队也要统一整编,云龙兄该为自己的前途考虑一下。”

  “这是好事呀。我知道,老兄有好事总先想着我。这样吧,容我考虑一下,升官是好事,兄弟我做梦都惦记着。来,喝酒,喝酒。顺便问一句,楚兄不光是对我李云龙感兴趣吧?我那一团人马,楚兄想必也有考虑。”

  “当然,贵团战斗力之强悍,第二战区同仁有目共睹。野狼峪一战,日军闻风丧胆,连委员长都惊动了。这么好的部队,云龙兄恐怕也舍不得丢下,还是带着走吧。”

  “来,楚兄干了这杯,兄弟我够量了,路上不安全,我得早点儿走,回去也好考虑考虑老兄的建议。”

  “哪里话,云龙兄的酒量我有数,这才到哪儿?今天你我得一醉方休,谁没醉谁不够朋友,今晚就住我这儿,这里有的是房子,委屈不了云龙兄。”楚云飞微笑着望着李云龙,显得很真诚。

  李云龙的舌头似乎有些发硬,略显醉态地打哈哈:“哟,这……这不行,兄弟我这一宿要……要不回去,我那政委肯定以为……咱老李逛……逛窑子去了,我们八路军比不了你们,不……不许干这个。”

  楚云飞霍然变色道:“云龙兄,我要是硬留你呢?难道也不给我这个面子?”

  屋子里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几个晋军的尉级军官不知何时已站在李云龙的两个卫士身后,手扶着腰间的枪套虎视眈眈。楚云飞沉着脸,手里玩着高脚杯,不时抿上一口,屋子里变得很静。李云龙的两个卫士目不斜视,面不改色,一动不动,似乎根本不关心身旁的动静。李云龙给自己斟满一杯酒,在楚云飞杯子上碰了一下,一扬脖子喝了。他亲热地拉着楚云飞的手,脾气显得出奇地好:“楚兄呀,兄弟我惹你生气啦?别跟我一般见识呀,你看,咱自罚一杯,给老兄赔礼啦。楚兄啊,兄弟我不是不知好歹的人,老兄对我好,我心里明白,天地良心呀,这会儿我这心里……真他娘的热乎乎的。楚兄,不是咱不给老兄面子,只是今天兄弟我不太方便。你想呀,鬼子总惦记着要买我脑袋,咱能卖吗?兄弟我怕路上有个闪失,不得不作些准备,让老兄见笑了……”李云龙向卫士使了个眼色,三个人慢慢解开棉军装的扣子,敞开了棉衣……

  楚云飞怔住了,三个人的棉衣里连衬衣都没穿,裸露的胸腹部缠满了炸药……

  楚云飞叹了口气道:“云龙兄,到我这儿吃顿饭还搞得这么兴师动众的,这分明是信不过我楚某啊,真叫人寒心哪。”

  “楚兄要这么说,可真叫兄弟我无地自容啦。老兄千万别误会,咱这不是对付鬼子吗?咱们是友军,你我又是兄弟,我害谁也不能害老兄你呀。楚兄,你不知道,兄弟我一喝多了脑子就不够使,手就爱乱摸,上次就是,稀里糊涂摸到一个娘们儿的脸上,差点儿又挨了处分,这次可更不敢乱摸啦,要一不留神摸到导火索上不是麻烦了吗?我死了是小事,连累了楚兄可就太不仗义啦。喂!那几个弟兄站在那儿也够累的,咱们自家兄弟喝酒还摆这排场干啥?弟兄们随意吧。”

  楚云飞挥挥手,军官们退下。

  “楚兄,我是吃饱喝足啦,可家里的弟兄们还啃窝头呢,你看这一桌子剩菜……老兄是体面人,当然不会吃剩菜,那让人笑话呀,兄弟我反正是泥腿子一个,穷惯啦,糟蹋了多可惜,你看是不是……谢谢楚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兄弟我就不客气啦……”

  楚云飞把李云龙送到城门口,李云龙有些不胜酒力,舌头也不利索了:“楚兄,真……舍不得分手,好不容易见……见面,你得送送兄弟,人家古人十……十八里相送,咱就别……别这么多客套啦,一两里地足够了,是那意思就行啦。喂!城楼上那几位弟兄,把……把家伙收好,别……别他娘的拿……拿家伙在老子眼前晃悠,老子小时候让……让狗吓着过,胆子小……”

  那天楚云飞把李云龙送出很远,说不清是几里地,反正是城楼上机枪的射程之外。

  这年8月,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中日战争终于结束了。这个饱受八年战争之苦的国家沸腾起来,老百姓们敲锣打鼓,载歌载舞,他们热泪纵横,欢呼雀跃。这个饱受苦难的民族在一百多年中和外国入侵者进行过数次战争,均以失败告终。这一次,终于成为胜利者,没有什么事能比和平的到来更使人兴奋的了,每个人心中都充满希望。那位领导八年抗战的蒋委员长的威望简直达到空前的高度,一时成为万众瞩目的民族英雄。

  只有政治家和职业军人最为冷静,他们冷冷地注视着这欢腾的海洋,在欢乐的洋面下,两股巨大的潜流在相互逼近,马上就要骤然相撞,激起惊天动地的巨浪。他们绝不相信和平,在这个世界上,政治家只相信权力,而军人最相信的,莫过于手中的武器。

  9月,晋西北八路军李云龙部的一个营遭到国民党军楚云飞部的突然袭击,在突破八路军的外围阵地时,遭到守军的突然反击,从营长到伙夫无一例外地端起雪亮的刺刀和敌军展开白刃战,双方伤亡惨重。天亮,八路军增援部队赶到,国民党军撤退。后经联络,双方均声称误会。

  十几天后,楚云飞部一个营正接受一支伪军部队的投降时,遭到八路军李云龙部的包围,伪军和国民党军一起被缴了械。伪军部队倒没说什么,反正是投降,被谁缴械都一样。那一个营的国民党军弟兄却很愤怒,怎么把我们也当成伪军啦?

  八路军李云龙部似乎过了好几天才弄清楚,敢情是误会了。李云龙很不好意思,致信楚云飞连连道歉,声称当时是喝酒喝过了量,一时认错了人,实在不好意思,并一再表示要将缴去的武器完璧归赵。

  楚云飞等了一个月没见动静,派人前去交涉,李云龙客气地回复:正在统计中,请耐心等几天。

  又是一个月后,楚云飞再次催促,八路军方面再回复:统计得差不多了,再等几天。

  几个反复之后,事情还没解决,国民党军方面提出建议,由双方长官会晤面谈。八路军方面回答:可以,请楚长官去八路军驻地面谈,李云龙长官特设便宴招待。

  不提吃饭还好点,一提吃饭楚云飞自然想起那次鸿门宴,不由顿生疑窦,生怕李云龙如法炮制,便找个理由推托了。李云龙得了理,便声称此事只和楚云飞谈,别人不够资格。这件小事一来二去竟拖了一年多,直拖到内战爆发,国共双方数百万军队展开了一场大厮杀……

  李云龙认为自己是个说话算话的人。他很在乎名声,在给楚云飞的最后一封信中,他表示:打仗归打仗,兄弟还是兄弟,李某说话算数,那批装备请老兄派一个连过来搬就是。那个副师长的位子也务必给兄弟我留着,等仗打完了再去上任。

  楚云飞阅后把信扯了,心说我他妈有病是怎么着?把好好一个连往狼嘴里送?李云龙这小子,是个占便宜没够、吃了亏难受的主儿。关于楚云飞和李云龙的交往,赵刚是这么评价的:君子碰上小人了,当君子的就别想占便宜。

  请收藏本站:https://www.89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89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