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找女校长,探索探索_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笔趣阁 >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 89 找女校长,探索探索
字体:      护眼 关灯

89 找女校长,探索探索

  上学的路上,棒子看到张熊一脸陶醉地搀着张娟在爬山,张娟依旧一拐一瘸,但相比从前,她的生活算是能够“基本自理”,因为张熊毕竟没有将张娟架在自己的后背或者扛在自己的肩膀上。

  棒子远远地望着他们两个,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各种怪味都冒出来了。他一会儿想冲上去给张熊几个大耳光,但这样做的后果恐怕比较凄惨;他想冲上去给张娟一团唾沫,但又觉得这么干实在太不雅观。想来想去,忍来忍去,他终于给自己找了一条稍微舒服一些的理由。

  第一条理由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第二条理由是:女人是红颜祸水,专门祸害男人。

  第三条理由是:既然我给不了你幸福,那我只能祝你幸福。

  在想到第三条理由的时候,棒子突然满足的笑了。他邪恶地想:张熊我太了解了,你跟着他找你的“幸福”去,你能找到幸福才怪!

  至于祝福别人的这种怪异行为,棒子其实从电视上学来的。本来按照棒子的本xìng来讲,应该上去大骂两个人jiān夫yín妇,然后噼里啪啦地打球一顿才算正常,可是电视里天天播着《梅花三弄》,这弄来弄去的让棒子也觉得祝福离开自己的女人显得更加的牛逼。到底是真牛逼还是假牛逼,棒子其实心存怀疑,可是电视在雾村还是个稀缺,只要是电视上演的,所有村民都会不自觉地奉为圣经,似乎谁要反对,谁就是土包子一样。

  当棒子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他就加快脚步,赶上这两个慢的跟蜗牛一样的狗男女,故作轻松快乐的说道:“哈哈,这郎才女貌的走在一起,般配的很!”

  张熊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他连忙结结巴巴地说道:“棒棒棒……”

  “棒个屁啊棒,我一点都不棒!”棒子接过话茬说道。

  “不不不……”张熊涨红了脸。

  “不不不,听起来像是村口大爷放了连环屁。”

  棒子大笑着说道。

  张娟抬头看了一眼棒子,眼睛里有种淡淡的哀伤,也有种难以察觉的怨气。她扯了一把张熊,意思好像是让张熊住嘴,但张熊这个木脑壳自然不如棒子那么激灵,他依旧结结巴巴地上着棒子的当:“我我我……“

  “喔喔喔,公鸡打鸣啊你?“

  棒子故意撕心裂肺地笑着,结果把自己的眼泪给真的笑出来了。他伸手揩了一把,然后拍了拍张熊的肩膀说道:“哥们,不用解释不用解释,这种事,解释多了就没啥意思了。郎有情妾有意的,自古以来都如此。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说,咱班长在你这里到底是啥位置?”

  棒子一边说,一边摸着张熊的心脏位置。

  张熊激动不已,他连忙仰起脑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不那么结巴的说道:“棒棒棒,棒子!别别别,别这样!班长听了会会会,会生气的!”

  “是吗?”棒子挑衅的看着张娟说道,“班,长。你生气了吗?”

  张娟嘴角轻轻的翘了一翘,准确的表达了她不屑一顾的样子。

  “熊哥,你被人侮辱的还不够吗?”张娟冷冷的盯着张熊说道。

  “班长,没事,棒子和我是哥们。”

  “是哥们还这么欺负人?”

  “棒子没欺负我啊。“

  “熊哥,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呢?人家把你卖了,你还帮忙数钱啊?“

  “这个……“张熊有些无助的望了望棒子,不吭声了。

  棒子咳嗽了一声,冷冷的对着张娟说道:“班长,我其实是想和张熊商量个事。你要是方便,就回避一下怎么样?“

  “凭什么?你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不凭什么啊,如果不商量好,校长说不定会让张熊吃屎的。”

  张熊连忙朝棒子使了使眼sè,然后急忙对张娟说道:“班长,不行你稍微再这儿坐着休息一会,我和棒子还真得商量一个事……”

  “到底是什么事?你要是不方便,以后我就自己走,不要你张熊的搀扶!”张娟愤愤的说道。

  刚刚还是“熊哥熊哥”地叫,现在突然叫起了全名,这让张熊感到了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比校长让他吃屎可能更大更重。张熊左右为难,踌躇不已,他看看棒子,又看看张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要不,等到学校后,咱再说?“张熊对棒子说道。

  “到校恐怕就来不及了。“明天是周五,学校要召开师生大会,万一当场宣布处理结果,恐怕后悔就来不及了。”

  听到棒子的话,张熊沉默了。他颓然蹲在一旁,双手抱起了脑袋。

  棒子这才看着怒气冲冲的张娟说道:“我是对事不对人。我跟张熊商量完,你们接着走你们的路,上你们的学。有张熊给你保驾护航,咱班长自然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

  棒子说完,拉起张熊,撇下张娟,朝一旁走了过去。

  “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棒子劈头就问。

  “能有啥办法!人家可是校长的‘过儿’,‘过儿’想开除我,小龙女难道还会让我继续呆着?“

  “别这个样子,起码我们的想办法尝试一下!我的意思是你今天到校长哪里去一趟,表面上是承认错误,实际上是打探风声,看看她校长到底是啥态度。如果她是铁了心要开除你,咱到时候再想办法。“

  张熊为难的说道:“你让我去见那个女人!太可怕了,太恶心了!我不想去!“

  “现在不是你不想去就能不去的。你必须要去,而且必须弄清楚她是不是要开除你。“

  “好吧好吧!***个蛋!我现在一想起咱俩看到的,我就想吐。”

  “我也一样。”棒子笑着说道。

  上午第一节课就是数学。张大胜恢复了往rì飞扬跋扈、满嘴喷粪的本sè,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一上来就吼:“整个教室里面咱一个人都没有呢?”

  同学们左顾右盼,不明白张大胜到底是什么意思。

  “照我看啊,依旧是二十几根几把和二十几个逼!”张大胜愤愤的说完,突然间为自己这聪明的假设叫起好来,他笑着拍了拍手,然后将拇指伸进嘴里蘸了点唾沫,“哗啦哗啦”地翻开课本。

  “个别的几把还有些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求本事考大学,于是就破罐子破摔,甚至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唉,自古至今,都有这样的傻子,烂泥扶不上墙嘛!还真应验了一句古话: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那好吧,你把自己脱光了,净球浪荡(西北方言。意即小爬虫在胯中甩来甩去的样子)地等着刽子手剐你。到时候你就知道肉从身上掉下来的时候是啥滋味了!”

  教室里鸦雀无声。谁都知道这个张大胜说的是谁。棒子、张熊和张娟更是清楚。只是这个张大胜平时威胁学生太频繁了,尽管坐在下面的四五十号学生连个无声的屁都不敢放,但没有几个真的会把他的话当回事。

  凭经验来说,他骂够了,发泄完了,也就相安无事了。

  可是棒子和张熊显然不这么认为。如果他们两个那天放学后不去偷窥,恐怕他们连个也和其他同学一样,会把张大胜的话当做耳边风。

  “当然,也有个别的几把连自知之明都没有!凭着自己学习好,眼中无人,大逆不道,你还真以为你就是大学生了?我张大胜今儿个就把话撂这儿:这种人考大学悬的很!十有**考不上!大学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学是不会招收人渣的!大学岂容你这样的垃圾、残渣余孽来玷辱?啊呸!“

  毫无疑问,这话是说给棒子听的。棒子低着头,看都不看张大胜一眼,拿着铅笔在数学课本上花了一根巨大的物件,然后再物件的光头上花了两个眼睛,还画了鼻子和嘴巴。

  因为这个五官参考了张大胜,所以看起来无比的逼真。

  “你才是几把。”棒子心里暗暗骂道。

  “……还有个别的逼!以为自己是谁啊!“张大胜说的空挡犹豫了那么一下,他怯怯的瞄了一眼坐在后排的张熊,当他发现张熊垂头丧气地埋在桌子上时,这才雄风大展,接着说道,“就算你真是个逼,你也得有个逼的样子!你sāo哄哄的祸害别人,你到底想当个啥逼?“

  张大胜说完,又拿眼角扫了一眼教室后排,张熊依旧扶在桌子上,低着脑袋一动不动。

  这个时候的张娟却是无比的难受。对号入座之下,谁都清楚他再骂谁。张娟本来已经受过这样的一次刺激了,为此她生棒子的气,疏远了棒子。闹的不欢而散,互相之间都别扭。她想着借助张熊对自己的痴怜来“报仇雪恨“,可是此时此刻,没想到自己再一次受到侮辱。

  她扭头看了看张熊,张熊低头扶在桌子上的样子让她感到了透心的冰冷。她好希望张熊想第一次骂张大胜那样站出来,好希望张熊冲上去把这个驴rì的张大胜几拳砸成肉泥,可是张熊居然和棒子一个德行,关键的时候怂的一塌糊涂。

  张娟好想冲出教室,可一来她不敢,二来她有脚伤,想跑也跑不动。

  “……奉劝这些不安分的逼,你们最好给我夹紧一些,你们以为你们是啥?有本事考个名牌大学给别人看看!考不上大学,你就是天下第一美逼,照样要呆在雾村当个下崽子的机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89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89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