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六子_我升级能抽奖
笔趣阁 > 我升级能抽奖 > 第7章 六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章 六子

  第7章六子

  我叫六子,对,就叫六子,没有姓,只有名。

  我叫这个名字已经十五年了。

  十五年前,我姓曹,我父亲是吴国兵部尚书曹瑞,一品大员,权势显赫。

  我的大哥即将外放,主政一地;我的二哥科举登科,高中榜眼;我的三姐即将成婚,竹马青梅;我的小妹年幼懵懂,十分黏人。

  我的父亲严厉,母亲慈爱,师长天下闻名,同学遍布京畿,我交友广泛,挥金如土,与王公贵子打球,与世家小姐相看。

  我以为这样无忧无虑的日子永远不会过去,直到那一天……

  那个中秋之夜,大哥收拾好了行囊,三姐绣制好了嫁衣,这是我们一家今后难得的团圆。

  依依惜别时,三个恶魔闯入了我的家。

  家中的护卫宛若纸糊,被轻易撕裂,四个狗屁武林高手,几招便两死两逃,家丁丫鬟之类,全都成了没头的苍蝇。

  然后,我的父亲失去了头颅,我的母亲被洞穿了心脏,我的大哥分成左右两半,我的二哥分成上下两半,我的三姐被拖入房中,我的小妹连带着藏身的花瓶被一同砸碎……

  而我,仅仅只有一个我,落进了井中,躲在了井中,苟且在了井中,“死”在了井中。

  那天起,我不再姓曹,我就是六子,我身上背着的,是我全家六条人命!

  只要付出代价,付出尊严,消息是可以得到的。

  那是郑大将军和他妹妹郑贵妃的阴谋,那是太子党和二皇子党的倾轧,那是不肯站队,冥顽不灵的代价。

  下令的是郑大将军,出手的,是漕帮那三条恶蛟!

  皇帝陛下久病忽愈,重返朝堂,尽扫阴霾,郑大将军做最后一搏,棋差一着,京畿再没有人姓郑。

  那三条恶蛟却是远遁江湖,没有了音讯。

  我花了很多钱,走了很多路,杀了很多人,历经了很多很多的失望,终于,寻到这三个畜生的踪迹,再加上一点天可见怜的运气,来到了他们面前。

  就你们特么的还想成仙?做梦!

  可惜,报仇并没有那么容易。

  仙家的矿上不比外边,可以调动朝廷大军,可以组织高手围剿,在这里,只能靠自己。

  袁家老大袁腾蛟当年就已经是先天了,在这片灵气充盈之地,他那两个畜生弟弟也先后踏入了先天。

  而自己,从小舞文弄墨,从未习武,之后练了这么多年,才勉强达到宗师之境,上面还有大宗师,然后才是先天。

  先天之境已是凡间武道绝顶,绝非寻常偷袭下毒之类的手段能够暗害,便是修仙者,也得修至炼气三层,学会了灵力护盾,能够无视凡间的武道攻击,才能与之一战。

  这,太难了!

  袁家三蛟比自己早来了五六年,等自己练到那种程度,说不定他们已经二十年期满,不知道去哪里了。

  所以,只能智取,只能找机会!

  好在,他们并不记得自己,花费了些功夫,自己便混成了他们的小弟,帮他们处理些杂事,打听些消息,得到一些他们指甲缝里漏下的好处。

  幸运的是,我很快就找到了机会。

  我就知道,按照这三个畜生的脾性,怎么可能老老实实挖矿呢?勒索打劫,不劳而获才是他们的老本行啊!

  甚至,我还亲眼见到有不服气的可怜人死在他们手上!

  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我立马私底下鼓动了几个被他们打劫过的苦主,告到了监工那里。

  可是,出乎意料了,监工并没有管,哪怕换了一个上告,也是一样。

  反而这些苦主遭到了袁家三兄弟的报复,杀了一个儆猴,其余的各自废了一只手脚。

  没有办法,只能另找机会,另创机会。

  之后,我又花了好大功夫,让三个畜生和另外几个先天高手结了仇,一场大战,却是那三个畜生取得了胜利,双方化干戈为玉帛。

  之后,我还鼓动最好色的袁家老三,让他带两个哥哥一起闯禁制,去南矿区抓女人,结果只是轻伤,还在监工过来查看前逃掉了。

  ……

  好不容易创造的机会,总是一次一次的失败,让人失望,让人无力。

  好在,我有的是耐心,有的是坚持。

  今天,我又听到了一个消息,找了些人反复确认后,我觉得,这又是一次机会。

  不,这是一次绝好的机会!

  一个幸运儿被刘管事召见,得了满满一瓶二十四粒草灵丹。

  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流言,这条消息说到底就是这一句话。

  前面半句是已经确认的,当天食堂里好多人都听到看到了,但后面半句问题却很大!

  它太过隐秘,又太过细节了。

  便是真的,那又是怎么泄露到几乎人尽皆知的呢?

  总不可能是那个幸运儿自己泄露的吧?再蠢的人都不会这样自讨苦吃。

  那泄露者就只可能是其他人了。

  而且,这个人对那个幸运儿的恶意非常大!

  丹药不比其他,如果被赏赐的是功法或者术法,那别人最多只是羡慕嫉妒,而丹药,尤其是大量的,无法短期内消耗的丹药,就足以引起贪心杀心了。

  对方想让那个幸运儿死!

  而且这样大范围的传播,刘管事,各个监工应该都是知道的,却都没有出来解释,平息“谣言”。

  那就说明,他们并没有选择保护这个幸运儿,他们在坐等事情发酵!坐等有人利欲熏心!坐等那个幸运儿的死亡。

  可是,为什么呢?

  据现在的消息,那个幸运儿是才进矿场不过三个月的新人,凡俗武功稀松平常,修炼仙法很也不到火候。

  这样的小角色,不说刘管事这样的筑基高修,便是随意一个监工,就能把他打杀了!

  想要光明正大,也可以随意找个偷窃,伤人,逃跑之类的罪名,也不会有人管。

  他们不自己动手,那就只有一个目的!

  那便是借刀杀人!把自己摘出去!

  这个特意被传播消息,就是为了引动那把刀!

  可是,明明生杀予夺,却选择借刀杀人,那这些大人物必然是有一定的顾虑!

  能让他们顾虑的,也必然至少是同一层次的力量!

  而自古以来,借刀杀人的这把刀,通常是没有好下场的!

  它们往往会变成另一个名词:交代!

  想到这里,我来到了那个熟悉的矿洞前:“袁大哥在么?我是六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89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89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