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骨地荒原(二合一)_黑山老魔
笔趣阁 > 黑山老魔 > 第105章 骨地荒原(二合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5章 骨地荒原(二合一)

  第105章骨地荒原(二合一)

  过了将近两分钟,织才停下叫声,对着严继说道:

  “它们的意思大概就是当初有六个人类起了内讧,其中一个很强的人类杀了这两个人类后,又和另外一个很强的人类打起来了。

  “另外两个人类趁机逃跑了,并且后面那个很强的人类也被第一个很强的人类杀死了,尸体就在那边,被它们更强大的兄弟们占据了。”

  织指了指一个方向。

  严继听得有些头疼,“六个人类起了内讧,还打起来了,这什么跟什么?那具尸体在哪?带我过去。”

  织立即在前方带路,严继随之跟上。

  趴在地上那些精怪也急忙起身,小心跟在他们身后。

  走了两分钟后,果不其然,严继看见四只体型巨大,有着三四米高的八目蜘蛛怪在撕咬着一具尸体。

  不过在织走近后,它们和之前那些弱小的精怪没什么区别。

  同样身体颤抖着趴了下来,嘴中低喊着“母亲”。

  严继走近那具满是牙痕,但或许是因为炼成了牛皮,并未被撕烂的尸体。

  用脚踹了踹,将其翻到正面,定睛看了一眼。

  “是梁居,看来逃走的是梁末和梁小月两人了。”严继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并未感到意外。

  “问问它们万鹤飞逃去哪个方向了。”

  严继一边说着,一边环顾周围,看看能不能找到万鹤飞逃走的痕迹。

  随着织的询问,几只精怪连忙唧唧一叫示意,然后在前方带路。

  严继让织将梁居三人的尸体带上,然后跟了上去。

  ……

  城外荒野,人迹罕至,方圆百里难见人烟。

  偶有兽吼远远传来,虫鸟窸窸窣窣。

  “你们刚才说居小子死了,怎么死的?”

  低空上,梁家老祖带着衣着破烂,身上满是污垢的一男一女踏空飞行,面色平静询问道。

  “老祖,二叔是被万鹤飞所杀,还有小江和小华也被杀死了。”

  梁末一脸悲伤,不知道为何自己老祖听闻二叔之死还这么平静。

  “这样吗?你们认识严继这个人吗?”

  梁家老祖点了点头,不为所动,目光一边在地上搜寻这什么,一边淡淡问道。

  “严继?有些印象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梁末皱了皱,“对了,我想起来了,我们在如意客栈见过此人,好像是一个黑山贼人,老祖,难道他有什么问题吗?”

  梁家老祖挑了挑眉尖,“看来你们还不知道,在伱们被万鹤飞关押的这段时间中,他击败了墨鳄城城主鳄霸,横扫了整个墨鳄城。

  “就连蛇帮也被占据了,包括万鹤飞现在也是在为他效力。

  “然而老祖我来墨鳄城,他却说不知道你们行踪,更没见过一个姓梁之人。”

  “这怎么可能?区区一个山贼……”

  本来在半空中有些战战兢兢的梁小月,听见梁家老祖之话,惊呼一声,满脸不可置信。

  引得梁家老祖皱了皱眉头看向她。

  “老祖,这是小月,之前在你三百八十岁寿宴上还为你贺过寿,你忘了?”

  看见梁家老祖似乎有些不满之色,梁末连忙说道。

  梁小月也是脖子一缩,最近她遭遇的灾难比她之前二十多年遇到的的还要多,大小姐脾气收敛了不少。

  梁家老祖淡淡看了梁末一眼,“老祖我自然知道,只是身为梁家子弟,无论遇到什么事,悲也好,喜也好,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镇定。

  “包括末儿你,虽然是我们梁家这一代天赋最好之人,但如果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终究是走不远的。

  “你现在不应该沉浸在悲伤之中,而是想一想怎么找到万鹤飞,找出幕后之人,好为居小子他们报仇。”

  闻言,梁末先是一脸惭愧,随后立马坚定神色,“老祖教训得是。

  “老祖你说的幕后之人,难道说的是严继?

  “可是那严继我当初也观察过,应该是第一次来墨鳄城,和万鹤飞并无关系。

  “而且万鹤飞抓住我们,也是在严继占据墨鳄城之前的事情了。”

  对于梁末立马转变的态度,梁家老祖满意颔首,“或许不是他,但要说他一点都不知情,只要不是初出江湖的小白都不会相信。

  “至于严继在这其中到底扮演的什么角色,等抓到万鹤飞后逼问就能知晓一切了。”

  ……

  三日后。

  “呼呼呼——”

  万鹤飞背靠着一块久经风吹日晒的岩石喘着大气。

  胸口衣衫的血迹已经干涸乌黑。

  “三天了,都已经逃到了骨地荒原,距离墨鳄城也差不多有数百里,他们应该追不到我了吧?

  “就先在此养一养伤势,然后穿过骨地荒原就能逃出青阳郡势力范围了。”

  不是他不想继续逃,而是一路逃跑,梁居对他造成的伤势开始恶化了。

  要是继续逃下去,估计没等梁家老祖追上他,就已经一命呜呼了。

  更何况,就算他全胜状态,做好万全准备,进入骨地荒原深处都是九死一生。

  以他现在这个状态进去纯属找死。

  '不过也只有置死地而后生了,希望骨地荒原那些鬼物能够挡住他们的步伐吧!

  万鹤飞心中祈求着,他有自知之明。

  想要从一位气血境龙血层次的武者手上逃走,不使用一些铤而走险的手段那根本不可能。

  不过进入骨地荒原深处只是九死一生,但被梁家老祖抓住那绝对是十死无生。

  剥皮抽筋都是轻的。

  “万堂主,这三日可让严某好找,你行走匆忙,严某还没来得及向你道别。”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万鹤飞耳中,让他身体一寒。

  同时,他感觉头顶的阳光被什么遮住了。

  脑袋僵硬抬起看向上方,只见一个体型高大魁梧,带着笑容的熟悉面庞看着他。

  一只八米的庞然大物站在其背后,投下的阴影将他和背后的巨大岩石完全覆盖。

  “锵锵———”

  巨型蜘蛛摩擦着两条锋利的前肢,发出金属交鸣之音。

  万鹤飞强行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严大人,我也是迫不得已才逃走的,绝对不是想要背叛你。

  “之前我不小心让两个梁家子弟逃了,一旦让梁家老祖知道我所做之事,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嘭!!”

  万鹤飞话未说完,严继的右手就陡然变大,捏住他的脑袋,狠狠的按进了岩石之中。

  岩石和万鹤飞的脑袋直接一同炸开。

  脑花、血液、碎石混合在一起,飞溅了数十米。

  “梁家老祖会不会放过你,严某不知道,但我肯定不会放过你。

  “严某最恨的就是背叛……没有实力的背叛者了!”

  严继一边将手上的血液污物在织身上擦干净,一边说道。

  忽的,他的目光瞥向远处半空快速飞来的三道人影。

  仅仅几个呼吸,梁家老祖就带着梁末和梁小月落在严继身旁。

  面色有些阴沉看着地面上的无头碎尸。

  “梁老祖,实在抱歉,严某万万没想到抓梁家子弟的竟然是万鹤飞这叛徒。

  “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应该接受他的投诚,而应该一掌将他拍死。

  “希望现在弥补这个过错还不迟。

  “对了,这是严某追杀万鹤飞途中发现的三具尸体,不知道是不是梁家子弟。”

  严继一脸愧疚,然后让织将被她蛛丝捆住的三具尸体放在三人身前。

  “二叔……小华……小江……”

  看见这三具被咬得破破烂烂的尸体,梁末忍不住蹲下身来。

  想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发现根本办不到。

  梁小月则是被吓得不知所措,身体不停颤抖,甚至有些恶心想吐。

  梁家老祖盯着严继,一言不发。

  严继也面带笑容和梁家老祖对视着,没有半点心虚。

  然而众人都没察觉到,万鹤飞洒在地面和碎石堆混合着血液,正在不知不觉缓缓浸入地底。

  一丝丝微不可查的灰色雾气缓缓升起,开始在整个骨地荒原弥漫。

  过了半响,梁家老祖才终于开口:“那这次事情还真要多谢严小友帮忙了。

  “不过万鹤飞只是主谋,回去后,包括蛇帮所有帮众,还有那如意客栈的所有人,都必须得死,替我梁家子弟陪葬!”

  严继面色一正,“梁老祖无需道谢,这是严某应当做的,敢随意杀害梁老祖你的子嗣,那必须付出代价。

  “至于蛇帮那些帮众,自然也是任由梁老祖你处置。

  “不过梁老祖你忘记了一个主谋,那就是蛇帮帮主吕鹏。

  “身为蛇帮帮主,若是说他没参与此事,严某是万万不信的。”

  梁家老祖脸上仍然没有什么表情。

  让严继心中不由赞叹一句好涵养,要是换作他,估计已经一拳捶过来了。

  “关于吕鹏,老祖我在处理了墨鳄城的蛇帮帮众后,自然也不会让他活多久的,这一点无需严小友你提醒……嗯?”

  蓦地,梁家老祖察觉到了什么,目光向着下方一瞥,面色微变。

  见梁家老祖脸色不对,严继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下去。

  只见不知什么时候脚下升起了浓浓的灰色雾气。

  同时,地面上还出现了密密麻麻各种不知名生物的白骨,看得让人脊背发凉。

  尤其是梁小月,差点没被吓晕过去。

  很快,四周也开始弥漫起越来越浓的雾气。

  渐渐的,伸手都难以看见五指。

  也就在场之人都是武者,实力强大,视线才没有完全被影响。

  “荒野鬼雾,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梁家老祖面色略微有些难看,目光快速扫过地面,陡然看见了地面万鹤飞的尸体已经干枯。

  “荒野鬼雾,那是什么?”

  严继感觉身体黏糊糊的,四周这些雾气仿佛是活物一般,不断向着他的身体粘过来。

  “末儿,月儿,记住,鬼境之中,一定要记住自己是谁,并且万万不可相信任何人……”

  梁家老祖的声音越来越远。

  严继集中注意力,发现不管怎样努力,都难以听清梁家老祖的话。

  而且感觉脑袋越来越重,越来越困。

  最终,合上了眼皮。

  ……

  石头村。

  因各种漂亮奇异的石头而出名。

  五六岁孩童模样,面黄肌瘦,穿着老旧破烂衣衫,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严继,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回到了五六平米茅草屋。

  屋中,角落被薄薄一层干草铺着,是睡觉的床。

  唯一值钱的是一张满是伤痕的破旧矮小木桌。

  是当初严继看见一户人家将其丢进了垃圾堆。

  然后趁着四周无人,赶紧从垃圾堆翻找出来,悄悄带回来的。

  “小粉呀小粉,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呀,辛辛苦苦挖来的石头,又被大壮他们抢走去讨好梁小月了。

  “明明他们都有手有脚,为什么不自己去挖,非要来抢我的呢?”

  茅草屋中,严继用食指将木桌上一只缓缓爬动,拇指大小的粉色小蜘蛛翻了过来。

  肚皮朝上,背朝下。

  粉色小蜘蛛努力挣扎了两下,想要翻过来,发现腿太短,力气也太小,翻不过来。

  “吱吱唧唧……”

  她冲着严继叫了两声,似乎在说自己翻不过来,主人能不能帮帮忙。

  “嘿嘿!”

  严继笑了一声,连忙将粉色小蜘蛛又翻了过来。

  欢快的笑声让他之前的不愉快一扫而空,身体上的疼痛感都减轻了不少。

  粉色小蜘蛛爬上他的手臂,吐了根粉色的蛛丝,粘在他衣袖上。

  然后悬在半空中一荡一荡,似乎在安慰严继一般。

  “好了好了,我没事的,知道你在安慰我,要是你能咬我一口让我变成蜘蛛侠就好……嗯……蜘蛛侠是什么?怎么又出现这些奇怪的念头?”严继甩了甩脑袋。

  他不记得自己父母长什么样子了。

  自从能够记事以来,能够相依为命的就是这只小蜘蛛。

  因为是粉色,他就取名叫小粉。

  每天只能去垃圾堆翻一些食物,或者是和那些家禽抢夺吃食,又或者吃些杂草喝些凉水充饥。

  他不敢去村外找食物,因为村里的人都说外面有着许多吃人的猛兽,最喜欢吃他这种细皮嫩肉的小孩子了。

  其实他的皮很粗糙,一点也不嫩。

  而且因为缺乏营养的关系,八九岁了,长得还和村里五六岁的孩童一样。

  或许,大概那些猛兽不喜欢吃他这样的吧?

  尽管这么想,但他还是不敢出村。

  他怕死。

  不想死。

  想要,一直活下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89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89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