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晋江文学独家发表_[三国]主公有人才收集牛逼症
笔趣阁 > [三国]主公有人才收集牛逼症 > 第99章 晋江文学独家发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9章 晋江文学独家发表

  荀澜歪着脑袋想了想,现代社会因为粮食总产量的提高和科学技术的发展,生活水平比古代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惋惜地叹了一句:“是啊,不过和豫州的穷人不太一样。”

  他组织了下措词,尽量让人听懂:“那边的施政者会每年组织扶贫下乡,年收入低于某个标准的家庭,皆能拿到朝廷的补贴,百姓基本的温饱、房屋住宿和医疗不成问题。”

  郭嘉问:“主公所说的温饱是指?”

  荀澜随口说:“嗯,有油盐有大米吧,每个月发些补助钱。”生活安稳,也不会饿着,生病有新农合医疗,现代的穷人比古代的普通百姓吃的都要好。

  大米在这个年代是富户才吃得起的东西。

  所以,还是得发展杂交水稻啊!荀澜扫了一眼系统中杂交水稻良种的兑换积分,虽然高达五十,是所有种子中最高,但它值得!

  果然,出身在这样的地方,也难怪主公的标尺与世人不同,不愧是传说中的仙乡。郭嘉笑道:“若是有机会,真想去主公的家乡看看,那必定是百姓和乐之居。”

  荀澜怅然叹了口气:“我也想回去看看。”

  那也得能回去才行,可惜系统完全不提供穿回去服务。

  等心腹和下属从事们到齐,荀澜开了一个简短的会,提出了“全民参军入伍”的思想,并制定了“建设洛阳根据地”的决策。

  “大灾后秩序混乱,非常时刻,当由强有力的政权接管整个洛阳,且所有的政令必须通达,尽量公开和透明,免得引发恐慌和揣测。”

  荀澜汲取了现代社会救灾的经验,简短有力地介绍了整个规划,肃然道:“所以请诸君前来,我们敲定下整个策略,万不可朝令夕改,让洛阳更加混乱。”

  “全民皆入伍,分为男兵、女兵、老年营、少年营……”众人沉思了一会儿,这样的思想还得追溯到大秦,全民皆兵,管理严密。虽然过了几百年,但大家也还能理解。

  一从事道:“主公,将儿童分在一处,交由妇女们统一管理,怕是许多人放心不下家里的幼子,不愿意骨肉分离。”

  “你的忧虑有道理,我会写明,每天晚上他们可以来探望自己的孩子,待临时的房屋落成,就可以每家都住在一起了。”荀澜解释说:“孩子须得有统一看管,这样才能解放妇女的双手。”

  古代的孩子都扔给妇女管,极大束缚了她们的生产力。如今是用人之际,荀澜当然严遵□□“妇女能顶半边天”的教诲,将她们从家务中解放出来。

  另一从事担忧地说:“自从董卓进京,朝廷的形象在洛阳一落千丈。万一百姓觉得朝廷是要卖儿鬻女,怕是会引发祸端。”

  郭嘉笑道:“此一时彼一时,主公可是被洛阳人称为活神仙,他们怕是巴不得将孩童送过来。”毕竟这时自己活下去都很艰难了。

  在前些年战乱的时候,还有百姓易子而食,所以郭嘉并不觉得会有什么阻力。他问道:“主公是派人看管孩童不得给父母添乱吧,这样每家都不必担忧家里,可以放开手去劳作。”

  荀澜点点头:“儿童由专人统一分班级管理,如学堂一样,年纪大些的上午读书,下午也要劳作。”

  寒玦建议道:“此事可安排十分有名望的文人来做。”

  荀澜看他:“你是心中已有了人选?”

  寒玦点点头:“正是,颍川荀攸素有美名。他之前任黄门侍郎,洛阳的百姓许多都听过他的才气。”

  而荀攸此时就在洛阳医馆接受救治。荀澜早就警示过荀攸董卓会焚毁洛阳,迁都长安。所以荀攸早有准备,在洛阳的河道旁挖了地窖。但他在救助百姓中被房梁伤到了肩膀,所以还在伤兵营。

  所以荀澜问:“他的伤可还行?”总不能让人用担架抬着他来做活招牌。

  寒玦答道:“涂了药、包扎了肩膀,已可以正常行走。方才还托人来寻,想要求见主公。”

  荀澜点点头:“好,一会儿派人将他请来,我将此事安排给他。”正好,寒玦还绑回来一个贾诩,可让荀攸去劝说毒士贾诩为自己效力。

  荀攸之前在通信中已表达了回颍川效力的愿望,荀澜也许诺了给他大展身手的机会。只是荀攸身上有刺杀董卓的嫌疑,担忧自己逃跑后会连累家人,就一直没有轻易出城。

  荀攸思维严谨、擅长观察,又对洛阳极为熟悉,他能下地走路,着实让荀澜高兴。

  典韦忍不住问:“主公,您将所有的洛阳城民编入公社,这个是持续多久呢?”

  “至少要三年。”荀澜淡然道。

  说白了,有点像五六十年代的人民公社制。

  这种公社带有浓厚的平均主义和军事共产主义色彩,有利也有弊。

  若是在其他地方,公社化运动会造成对百姓的剥夺,大锅饭也可能让生产力下降。但此时的洛阳一穷二白,百姓没有地没有粮食,公社制的推行能快速安定民心,恢复洛阳城的生产力。

  “这……衣食住行、婚丧嫁娶、读书看病,公社都包。”典韦摸了摸脑袋,迷茫道:“主公,我不大明白。”和秦朝的全民皆兵还是不一样的。

  从方才主公的介绍来看,日后丧事皆由朝廷统一埋葬。婚嫁只要双方去在朝廷专门的婚姻处登记盖章,便可成亲。

  这些举措让典韦不是很理解。

  一从事有些担心:“朝廷从来没有管过婚丧嫁娶和读书看病,此乃万世之先河,不知道前方有多少难处。”

  尤其是所有的儿童都要读书一条。

  虽然洛阳城中幸存的儿童数量不多,统计上来的只有不到两千人,但若是负责这么多人的笔墨纸砚,朝廷哪里承受的起?

  郭嘉倒是理解了:“此为安定民心之举,自此农商学兵合在一起,便于管理和领导,非常时刻行非常之策也。等三年后百姓有了积累,这时候就可以分他们土地,让他们各自过活去。”

  他不得不说,主公这决心太大了,一副对洛阳的百姓负责到底的样子,坚决支持道:“此举乃是大义,必为天下十三州所传颂。”

  主公必定成为民心所向。

  “这其中的钱粮支出甚巨……”一从事算了下账:“主公,这有些得不偿失啊。”

  若是为名声所累,拖累了豫州和南阳,可如何是好?

  “别担心,既然是公社制,之后所有的盈余亦归朝廷所有。”荀澜道:“只有从春耕到秋收这段时间需要接济,日后的洛阳可成为北部最大的粮仓。”

  他反问道:“若是不推行公社制,难道平白让洛阳周遭的沃土肥填,尽归豫州所有?岂不是引发百姓动乱,更让天下人警惕豫州军?”

  豫州军辛劳这一趟,看中的不仅是洛阳的地利,还有其周遭大片的、平坦而肥沃的土地,十分适合规模型劳作。

  常规的百姓家分到的都是狭小农田,耕牛要艰难地调头。在公社制下,耕牛在广阔的土地上犁地能大幅度提高效率。

  放弃洛阳的土地是不可能的,荀澜觊觎许久了。

  一王姓从事道:“主公所言有理,此番费了这么多兵力,洛阳的肥田我们势在必得。交由本地人进行耕种,才是救灾救难之举。”

  其实可以让活下来的百姓统统为佃农。毕竟豫州军救了他们,还会提供口粮,也不会落人口实。但主公还要管他们的婚丧嫁娶、读书看病,只能说主公仁慈。

  王姓从事暗暗想:或许以后发现管不过来之后,主公会放弃的。

  “嗯,一面命人清理城中,另一面让人去清理田间。”荀澜道:“毕竟三月份就可以种小麦了。”

  比起小米,还是小麦更适合。因为春小麦生长周期比较短,在种植之后只需要九十天左右的时间就可以成熟。

  这样,洛阳的粮食压力到七月份就完全没有了。

  “可是主公,豫州和南阳所存的麦种很少,怕是无法满足洛阳所需。”

  “这个不难,我可以用搬运之法从家乡运转一批来。”荀澜淡然道。

  然后,他就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从袖子中掏出来了一大袋麦种。

  系统新鲜兑换的,四十五个积分。

  荀澜指尖一弹,在催熟粉下这些麦种迅速生长,沉甸甸的麦穗瞬间结满了枝头,产量比寻常麦种要多两三倍之巨。

  “主公!!!”

  不管过了多久,主公的神仙手段还是让人吃惊。

  从事克制住自己要跪了的膝盖,躬身深深行礼。

  郭嘉默默用扇子遮住了自己大张的嘴巴,里面简直能塞进去一个鸡蛋。

  甘宁跳起来拿了根麦穗,迫不及待地咬进了嘴里:“有清甜的味道!”

  荀澜微微一笑:“大家对计划还有什么异议?”

  魏家的小娘子是洛阳城中普通的一员。在那日洛阳城中士兵到处抓人时,邻居一脸焦急的出现,赶紧让她们一家躲入了自己家的地窖。同样蜷缩在狭小地窖中的左邻右舍总共有二十多人,都是好心的邻居所救。

  地窖挖得很狭长,一直通到河边,所以在大火中她们一群人都幸运地活了下来。此时她们都跟着主心骨——蓬莱仙道的教众邻居,到女兵营中去。

  说实话,她心中没有参兵的恐惧,反而安定了许多。传令官说了,当了豫州兵,豫州牧荀澜就会对他们负责到底。

  到了营地,领队的长官给大家分了队伍,然后众人皆被派发了任务,有的是要去帮忙安葬城中死去的百姓,有的要去废墟中清理物资和工具。

  她们年轻的女子分配的任务不重,主要是跟在强壮有力的兵卒后头,在他们用锄头大力挖开废墟的时候,将物资归类。

  她有些担心母亲,母亲年纪大了,干不了重活。听长官说体弱的老年人会被分去看护儿童和烧火等轻松的活计,这才放心了下来。

  等天黑的时候,长官发话说:“今日劳动完毕,一会儿排队去领饭吃。”

  顿时,饥饿了一天的人脸上都有了光彩。不过在吃饭前,长官让她们小队将整理出来的屋子全部摆放在一起,供巡查官来检查。

  听说巡察官要来,魏家的小娘子有点害怕,戳了戳一旁生得同样水灵的小娘子,两人悄悄矮下身,往脸上涂了点灰,遮住了俏丽的面容。

  三人一队的巡察官过来了:“女子一百二十二队,所有队员过来点卯,按人头领粮。”点完了人数,巡察官清点了下物资,魏家的小娘子看他在一白纸上用木炭为笔,涂了三颗星星。

  “你们清出来的物资中等,因此只能评为三颗星,每个人都可以去第三食肆领一碗粥。”巡察官说完,问道:“可有异议?”

  众人皆不敢说话,看向长官。

  长官点了点头:“行,快给我们发考核表,我们去吃饭。”

  然后魏家的小娘子就见巡察官把纸撕下,将带着她们小队名字和三颗星的白纸给了长官。

  然后她们就去了第三食肆,顺利地领到了一碗粥。中间没有被任何人为难。走在路上的,皆是一列列整齐的小队。

  经常有兵卒巡逻,但没有兵卒会骚扰百姓。听说外来的诸侯大部分都被豫州牧荀澜赶出了洛阳,现在留下的都是豫州兵。

  “洛阳插上了豫州军的大旗,是豫州兵我就不怕了。”跟在魏家的小娘子身后的邻居女儿小声说:“我爹爹受伤的时候我跟去伤兵营照顾他了,那些兵虽然凶,但对百姓挺好的。”还煮草药给百姓敷伤口。

  “俺也不怕豫州兵,”旁边一个年纪大些女子说:“俺还是他们从地窖里拽出来的呢。”

  魏家的小娘子看她生得好看,皮肤像豆腐一样。

  女子挽了挽头发,笑着说:“当时吓死我了,还以为清白不保,结果人家理都没理我,拉我上来就去救隔壁老翁了。”

  有人打开话匣子,队里的气氛逐渐活泼了起来。

  听说都是轮流来吃饭,按照队伍的地理位置,分配的时间。所以排队的队伍不长,她们很快就轮到了。粥很稠,喝完之后整个人但都好了很多。

  魏家的小娘子胆子也大了起来,询问严肃的中年男长官:“长官,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去休息。”

  听到休息这个字,几个女子有点担忧,男长官仿佛看穿了他们顾虑一样:“把你们带到了我也要下去休息了,明早的集合不要迟到。”在魏家的小娘子身后的邻居女儿小声说:“我爹爹受伤的时候我跟去伤兵营照顾他了,那些兵虽然凶,但对百姓挺好的。”还煮草药给百姓敷伤口。

  “俺也不怕豫州兵,”旁边一个年纪大些女子说:“俺还是他们从地窖里拽出来的呢。”

  魏家的小娘子看她生得好看,皮肤像豆腐一样。

  女子挽了挽头发,笑着说:“当时吓死我了,还以为清白不保,结果人家理都没理我,拉我上来就去救隔壁老翁了。”

  有人打开话匣子,队里的气氛逐渐活泼了起来。

  听说都是轮流来吃饭,按照队伍的地理位置,分配的时间。所以排队的队伍不长,她们很快就轮到了。粥很稠,喝完之后整个人但都好了很多。

  魏家的小娘子胆子也大了起来,询问严肃的中年男长官:“长官,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去休息。”

  听到休息这个字,几个女子有点担忧,男长官仿佛看穿了他们顾虑一样:“把你们带到了我也要下去休息了,明早的集合不要迟到。”在魏家的小娘子身后的邻居女儿小声说:“我爹爹受伤的时候我跟去伤兵营照顾他了,那些兵虽然凶,但对百姓挺好的。”还煮草药给百姓敷伤口。

  “俺也不怕豫州兵,”旁边一个年纪大些女子说:“俺还是他们从地窖里拽出来的呢。”

  魏家的小娘子看她生得好看,皮肤像豆腐一样。

  女子挽了挽头发,笑着说:“当时吓死我了,还以为清白不保,结果人家理都没理我,拉我上来就去救隔壁老翁了。”

  有人打开话匣子,队里的气氛逐渐活泼了起来。

  听说都是轮流来吃饭,按照队伍的地理位置,分配的时间。所以排队的队伍不长,她们很快就轮到了。粥很稠,喝完之后整个人但都好了很多。

  魏家的小娘子胆子也大了起来,询问严肃的中年男长官:“长官,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去休息。”

  听到休息这个字,几个女子有点担忧,男长官仿佛看穿了他们顾虑一样:“把你们带到了我也要下去休息了,明早的集合不要迟到。”在魏家的小娘子身后的邻居女儿小声说:“我爹爹受伤的时候我跟去伤兵营照顾他了,那些兵虽然凶,但对百姓挺好的。”还煮草药给百姓敷伤口。

  “俺也不怕豫州兵,”旁边一个年纪大些女子说:“俺还是他们从地窖里拽出来的呢。”

  魏家的小娘子看她生得好看,皮肤像豆腐一样。

  女子挽了挽头发,笑着说:“当时吓死我了,还以为清白不保,结果人家理都没理我,拉我上来就去救隔壁老翁了。”

  有人打开话匣子,队里的气氛逐渐活泼了起来。

  听说都是轮流来吃饭,按照队伍的地理位置,分配的时间。所以排队的队伍不长,她们很快就轮到了。粥很稠,喝完之后整个人但都好了很多。

  魏家的小娘子胆子也大了起来,询问严肃的中年男长官:“长官,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去休息。”

  听到休息这个字,几个女子有点担忧,男长官仿佛看穿了他们顾虑一样:“把你们带到了我也要下去休息了,明早的集合不要迟到。”在魏家的小娘子身后的邻居女儿小声说:“我爹爹受伤的时候我跟去伤兵营照顾他了,那些兵虽然凶,但对百姓挺好的。”还煮草药给百姓敷伤口。

  “俺也不怕豫州兵,”旁边一个年纪大些女子说:“俺还是他们从地窖里拽出来的呢。”

  魏家的小娘子看她生得好看,皮肤像豆腐一样。

  女子挽了挽头发,笑着说:“当时吓死我了,还以为清白不保,结果人家理都没理我,拉我上来就去救隔壁老翁了。”

  有人打开话匣子,队里的气氛逐渐活泼了起来。

  听说都是轮流来吃饭,按照队伍的地理位置,分配的时间。所以排队的队伍不长,她们很快就轮到了。粥很稠,喝完之后整个人但都好了很多。

  魏家的小娘子胆子也大了起来,询问严肃的中年男长官:“长官,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去休息。”

  听到休息这个字,几个女子有点担忧,男长官仿佛看穿了他们顾虑一样:“把你们带到了我也要下去休息了,明早的集合不要迟到。”在魏家的小娘子身后的邻居女儿小声说:“我爹爹受伤的时候我跟去伤兵营照顾他了,那些兵虽然凶,但对百姓挺好的。”还煮草药给百姓敷伤口。

  “俺也不怕豫州兵,”旁边一个年纪大些女子说:“俺还是他们从地窖里拽出来的呢。”

  魏家的小娘子看她生得好看,皮肤像豆腐一样。

  女子挽了挽头发,笑着说:“当时吓死我了,还以为清白不保,结果人家理都没理我,拉我上来就去救隔壁老翁了。”

  有人打开话匣子,队里的气氛逐渐活泼了起来。

  听说都是轮流来吃饭,按照队伍的地理位置,分配的时间。所以排队的队伍不长,她们很快就轮到了。粥很稠,喝完之后整个人但都好了很多。

  魏家的小娘子胆子也大了起来,询问严肃的中年男长官:“长官,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去休息。”

  听到休息这个字,几个女子有点担忧,男长官仿佛看穿了他们顾虑一样:“把你们带到了我也要下去休息了,明早的集合不要迟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89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89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