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晋江文学独家发表_[三国]主公有人才收集牛逼症
笔趣阁 > [三国]主公有人才收集牛逼症 > 第93章 晋江文学独家发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3章 晋江文学独家发表

  袁绍磨磨唧唧不开门放粮,张飞本来就积攒了一肚子火气:救饥如救火,拖拖拉拉的和杀人无异!

  见他们竟然丧心病狂地对百姓出手,还要对一心为百姓牟利的荀州牧不利。他再也无法忍住,从人群中怒气冲冲地跳了出来,挥舞着长矛,直取高览。

  张飞大喝一声:“狗贼,纳命来!”

  丈八蛇矛仿若游龙,裹挟着万军之力。

  “啊!”高览抬剑相抵,随着剧烈的金属撞击声,他被震得虎口发麻,倒退两步。

  盛怒下的张飞宛若一头愤怒的小豹子,高览竟遭不住他的一合之击。不过二三十回合,高览就败下阵来,他连忙呼喊左右:“快来助我!”

  左右虽然上前,但摄于张飞勇猛,不敢靠近。

  不过片刻,丈八蛇矛就毫不留情地洞穿了高览的胸腔,当那截滴血的矛尖从其胸前穿出时,袁绍觉得身上一阵发凉。

  他手下仅亚于颜良文丑的大将,在这不知名的兵卒手中竟不堪一击!

  袁绍气得颤抖:“这……这又是荀澜从哪里找来的人!”

  为何手下尽是骁勇之辈!

  底下的百姓拼命称好,跟着豫州的军队齐声喊:“袁盟主,天命不可违,快开仓放粮!”

  张飞唇角这才浮现出笑容来,拄着丈八蛇矛,虎视眈眈地盯着袁军。

  袁绍捏紧了衣袍,恨不得将荀澜给掐死:“竟是存心和我作对不成,真真可恶!”

  他被荀澜的号召力所震慑,本能地感到了浓厚的威胁,咬牙切齿道:“放箭!”

  手下愕然:“主公,您指的是……”

  袁绍的脸阴沉地仿佛能滴出水来:“豫州牧荀澜不听盟主号令,蛊惑百姓劫掠皇宫,我等当为汉室扫除此等奸佞!”

  荀澜这样的人,完全无法控制。他发展太快,在民间声望又足,他日必成祸患。今天刘岱火并东郡太守桥瑁给了他灵感。

  一有威胁,刘岱就毫不犹豫地出手了。

  他岂能不如刘岱?

  袁绍垂下眼眸:“此人来历不明。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此等妖人混在盟军中,必要对汉室不利。”

  山阳太守袁遗当然是支援自家兄弟,也让自己的兵卒集结。

  陈留太守张邈冷冷一笑,毫不客气地抱胸站在袁绍对面道:“我等响应盟主的号召共同讨伐董贼,如今董贼尸骨未见,盟主就迫不及待地卸磨杀驴,这样的做法未免太令人寒心。”

  兖州太守刘岱未执一言。他觉得荀澜实力深不可测,听说兖州有才学的人都投奔向豫州牧,心下早就不服气了。

  兼之袁绍火并荀澜之后,若是他驱兵力入豫州,那富饶的豫州土地和精良的装备皆可落入自己之手。毕竟在场的诸侯中,他的领地距离豫州最近。袁绍扎根在远在北海,鞭长莫及。

  冀州牧韩馥连忙打起了圆场。他素来胆小怕死,不愿意多生事端。眼看袁绍要对付荀澜,若是不加以阻止,岂知下一个对付的不是自己?

  他旗下的武将可是一个都靠不住。自从冀州名将潘凤几招被华雄斩杀,韩馥就知道了自己将领几斤几两。

  眼下远离冀州,要是袁绍突然发难,自己的兵马不一定能抵住。所以韩馥和张邈站在了一起,坚决反对袁绍在盟军内自相残杀。

  “你们也看到他这阵仗了,竟是非要纵容流民劫掠皇宫!”袁绍喝道:

  “想想他的三千骑兵,再想想他骗走了吕布三千精锐,若是并州狼骑落入荀澜之手,焉知他不是下一个董卓?”

  “盟主息怒,”韩馥劝说道:“豫州牧以仁治州,怎么会是下一个董卓?这其中必有什么误会,不如让他派人上来,咱们好好商议。”宫墙下的百姓并不会因为他们的争执,饥饿感就得到减轻。

  在典韦和张飞的率领下,百姓朝着城门涌去。

  袁绍愈发感到威胁,不顾韩馥和张邈的反对,喝令:“放箭!”

  一时间箭如雨下,豫州兵卒纷纷举起盾牌,站在前列遮挡,百姓惊慌失措。

  “尔等逆天行事,竟对灾民出手,可知廉耻两字怎么写?”荀澜冷冷一笑,举起了喇叭:就由我来替天行道,施行天罚。”

  “好大的口气,天罚?”袁绍嗤之以鼻:“自不量力!”

  然而搓动的双手暴露了他的隐隐不安。

  “大家后退,容我来破墙。”荀澜让人后撤,自己不慌不忙地朝宫墙扔出一炸/弹。

  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到处土石飞溅,地动山摇。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一段城墙被炸得四分五裂,露出偌大的豁口。

  宫墙上的袁绍也被这震动弄得站立不稳,跌倒在地。

  系统出品的小型炸/弹,十个积分,威力不强,只能精准爆破宫墙。

  饶是如此,落在从未见过火/药的百姓眼里,这威力足以称之为“天崩地裂”。

  “天罚!是天罚!”百姓们兴高采烈地欢呼起来:“神仙道长!”

  排山倒海的呼喊声汹涌而来,汇聚成一条巨大的河流。他们看着荀澜的眼神充满了狂热,仿佛是看下凡的天神一样。

  “进皇宫,寻粮食!”在袁绍的兵卒们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百姓们欢呼着涌进了皇宫。

  张飞愣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跟着百姓进去寻粮食还是赶紧回去找哥哥带人来。

  直到方才被百姓奉若天神的人走到了他的跟前,拱手行礼道:“多亏翼德出手,斩落高览。我看你身手高强,嫉恶如仇,可愿来我豫州做一郡尉?”

  张飞的脑中轰鸣了一声,只感觉方才的巨响还没散去,所以自己耳朵听错了。他不可置信地掏了掏耳朵:“我耳朵莫不是被震坏了?”

  荀澜:“你怎会出现在此?”与其形影不离的刘备和关羽竟然不在。

  张飞这才如梦初醒般回答道:“我哥派我出来找食物,我遇到灾民朝这边聚集,就过来一看。”

  然后就被人群裹挟着往前走了。

  荀澜点点头,手指皇宫:“你可愿跟我走?”

  张飞怔了一下。

  荀澜微微一笑,继续道:“我要以三千步兵护住百姓,此行险恶,你可愿为民征战?”

  他神色谦和坚决,和张飞见过的所有长官都不一样,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追随。

  张飞慨然道:“大丈夫碌碌无为,与朽木腐草何异?”

  遂持丈八蛇矛,跟随荀澜踏入宫中。

  数量巨大的灾民一旦开始哄抢,兵卒拦都拦不住。何况统领军队的袁绍、袁遗等人被豫州军针对,被阻拦在了此处,无法和后方的部队取得联系。

  张飞、典韦齐上阵,袭向袁绍。

  荀澜的心思很简单,四世三公的袁绍影响力非凡,与其坐视其在北方做大,不如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本来只是想将袁绍逼出洛阳,使其信誉在中原一落千丈。但在他看到嫉恶如仇的张飞那一刻,就改了主意。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让袁绍死于丈八蛇矛之手!

  另一厢,寒玦、吕布等人成功在黑夜中伏击了董卓,已带着拯救的百姓、抢回来的大量物资往回走。

  黑夜为豫州的兵力提供了很好的掩护,董军本就是仓皇出逃,本来就毫无战意。

  荀澜本身就没指望尽数歼灭董贼的实力,毕竟他的兵力不足。寒玦带兵伏击的是带了大量辎重粮草的队伍。

  一行人已在赶回洛阳的路上,不过因为带了大量的百姓,路程亦被拖慢了。

  郭嘉看穿了寒玦的焦急,便悠悠道:“此行不可能再遇到董贼的军队,董贼的伏兵对上曹操、甘宁的夹击,已不足为惧。”

  寒玦看了他一眼,朝吕布的方向示意:“我欲带五百骑兵先行。”

  “可命吕将军带五百骑兵同行,”郭嘉摇着扇子笑道:“其余人等我自能压制住。”

  寒玦淡淡地颔首:“如此,有劳军师了。”

  寒玦不放心荀澜,一心快速赶回洛阳。然而路上却遇到了被甘宁击败的董卓伏军,狭路相逢,自然是一个“战”字。

  吕布杀性不减,挥舞着方天画戟冲了进去,将其队形冲散,下手亦毫不留情。

  寒玦也没有抓俘虏的打算,他弯弓搭箭,唆唆地一箭又一箭。每一支箭支射出,都有一名西凉骑兵应声栽落马下。

  “奉先饶命!”一兵卒苍凉地喊着,果断扔了武器,迅速朝吕布投降。

  “竟然是你,”吕布的方天画戟堪堪停留在他胸前,看清了灰头土脸求饶士兵的面目:“贾诩?你怎么这副打扮?”

  贾诩恳切道:“奉先,可还记得冬日的桂花酿?我院中还有一坛,就等与君共饮,请饶过我这一回。”

  吕布有点犹豫不决。

  贾诩再接再厉,又攀起来了交情,并诉说起来了自己的无害。

  吕布有些不忍心,正待放贾诩一人离去,寒玦纵马上前:“莫非是贾诩贾文和?”

  寒玦打量着贾诩:“主公特意交代甘宁,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跑了他。果然有几分本事,能从甘兴霸手下逃脱。”

  毒士贾诩,他日必成大患。

  他记得荀澜的原话,遂让人将贾诩捆了,还紧紧堵住了嘴巴。

  另一头,许是袁绍命不该绝,在他的两三千兵卒被豫州军压制死死的,己方亲卫被那豹头环眼的黑脸大汉所杀的危急关头,五千步兵跑来增援。

  原来是他一手下将领不愿与流民抢粮,直接放弃了粮食,带了兵力过来寻自己主公。

  袁绍大喜,连忙呼喊:“快来救我!”

  荀澜则皱起了眉头,他身上积分告罄,已经没有余力再扔炸/弹。

  于是迅捷用喇叭通知,收拢军队,准备撤出皇宫。

  方才炸/弹的余威尚在,袁绍的手下摄于豫州军的勇猛,不敢轻易攻击,两军再次对峙,僵持不下。

  “主公,对方的铠甲和盾牌太硬了!”袁绍旗下的将军悚然道。近身攻击刀身都折断了,不但没有伤到对方,反而自己损兵折将。

  袁绍却不顾及死去的人马,见其铠甲这般好使,更不肯放过荀澜了。横竖兵力可以强征,只要依靠人数优势,得到铠甲兵器,付出这点代价不算什么。

  何况荀澜已成威胁,他心有余悸地抚摸着胸前破碎的铠甲,命令将士:“快把那妖人拿下!”

  “谁敢动我主公!”然而此时一骑飞至,流星锤快如闪光,重重出击,扫杀了一片。一银甲将军率军而来,盔甲的红缨迎风飘动。

  此人孔武有力,生得膀大腰圆,看上去气势十足,正是虎痴许褚!

  他的背后,是挥舞着烈烈旌旗的无数的铁骑,马蹄声震大地。人站在地上,仿佛都能感受到地面在轻轻地颤抖。

  请收藏本站:https://www.89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89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