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晋江文学独家发表_[三国]主公有人才收集牛逼症
笔趣阁 > [三国]主公有人才收集牛逼症 > 第70章 晋江文学独家发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0章 晋江文学独家发表

  章散是颍川临颍县一普通的学子,是《颍川快报》千万读者中的一员。这日他和以往一样,早早地等在街口,等卖报官一出现,就拿三十钱买了一份新鲜出炉的《颍川快报》。

  他美滋滋地将报纸往怀里一揣,迫不及待地奔向了学堂,打算在同窗面前好好炫耀一番。有些人舍不得三十钱,都是管别人借阅。第一时间买到报纸,他就是学堂里最受欢迎的存在了。

  不过,行至偏僻处,章散脚步一顿,忍不住将报纸从怀里拿了出来。他想先把连载的故事看完,免得一到学堂就被人围着,没法细细品读这好玩的故事。

  章散打开报纸,熟练地翻到了日常喜欢的一页,那也一页都是些奇闻异事、民间故事和市井八卦,十分新鲜有趣。

  美滋滋地追完了故事,然而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章散忍不住跺脚:“怎么又停在这里!等下一期还要半个月啊,整整十五天要我怎么活!”

  他看的正是荀澜提供梗儿,让人写的集狗血、武侠和入仕为一体的大爽文。以一个成绩平平、家境普通、长相一般的学子为第一视角,讲述他逆袭成功的故事。

  故事里,学子不但逆袭打脸了整日瞧不上他的继母和盛气凌人的弟弟,还和隔壁嫌贫爱富老财主的女儿私定终身。这集正写到他在路边帮助了一个昏倒的老婆婆,被巡查的州牧一眼相中。

  “然后呢!我想看后续啊!”州牧相中了他然后呢?老财主一定要把女儿嫁给一个官宦人家的傻儿子,他们这对有情人要怎么着?还有,盛气凌人的同窗现在求着学子办事儿,他要怎么拒绝啊!

  想到故事的后续,他的心里就像是被猫爪子挠了一下子,心痒难耐。

  不得不说,大学看过四年小说的荀澜抓男人的爽点抓得特别好。毕竟越是普通人,越向往美丽的梦。

  章散正打算将报纸揣回怀里,忽然瞥到了首页触目惊心的加粗大字——“瘟疫来袭,豫州荀州牧招募名医炮制药材。”

  “瘟疫!”章散脸色大变。瘟疫是比猛虎还要可怕的东西。染上十有八九要等死。他紧紧地抓着报纸,也顾不得去学堂了,掉头往家里跑去。

  “爹,娘,荀州牧说两三年内中原必有瘟疫!咱们要早做准备啊!”

  荀澜在报纸上预警了中原大瘟疫,洛阳劫难尤为深重。至于预测依据,在这个年代很容易找到——卦象即可。只要说自己用易经八卦卜算,预测吉凶,没有人会追着不放。

  这时候的发展是相当落后的,社会纷乱、求医无门,人们只好寄希望在一些虚无缥缈的事情上,信奉祖先、信奉天命,甚至信奉会治病的道士来保佑自己。

  荀州牧的本领多大啊,都能医治死人,让人还阴倒阳,有这层滤镜在,再天方夜谭的事情人们也倾向于相信。

  不过众人没那么恐慌,因为州牧手里有治疗的法子,报纸上白纸黑字写着呢——有药方,招募名医配方,会免费施药,严厉打击哄抬物价行为。州牧说,只是因为要准备许多药和照顾病人,所以要提前做好准备,招募医师和修建病患单独居住的地方。

  平民百姓即使想囤积物资也没有办法,手里余钱太少了,甚至连买药的钱都没有。不像是现代,因为大家手头或多或少都有钱,若是有这样的预告,一定都冲到超市里囤货抢购去了。

  那些能够掌握自己命运的人,大多选择性相信对自己有利的部分,对这预言不置可否。比如历史上,孙策就曾毫不犹豫地杀了被称为“活神仙”的于吉,一点忌惮都没有的。

  但看到荀澜举全州之力,种植、收集药材,又四处招揽名医,不计成本地开设一家家医馆的时候,他们心里就有点慌了。

  若是假消息,这投入成本也太高了吧。观望了一阵子,见豫州甚至征发了更卒,专门修建给得了瘟疫的人住的园子,这些人不由信了七八分。

  毕竟荀澜是个有真本事的,不是沽名钓誉的假道士。现在天下十三州的豪门世家,只要得了医师治不好的病,都立即带上粮食、布匹和马匹牛羊,到阳翟寻找荀州牧。

  得了肺痨的,甚至不用想,立即变卖田产奔赴阳翟。这种病在当地是无药可以的,只能拖下去等死。但荀州牧手里有来自仙岛的奇药,只是小小的几粒,就可以退烧。再辅佐以州牧府华佗开的药汤,只要不是上辈子造了太多孽,几个月就奇迹般好了。

  若是一般的汤药,他们还会起怀疑。但都是荀州牧凭空变出来指甲盖大小的药,非鬼神之说不能解释。所以中原的世家大族也紧张了起来,洛阳人尤为关注,不断派人去阳翟打探治疗瘟疫的药配好了没有。

  百姓就没那么惶恐了,想到州牧在阳翟的施药和豫州各地免费看诊的医馆,百姓觉得州牧已经有对策了,他们着急也没用。而且州牧都征发更卒了,听去建园子的人说,屋子能遮风挡雨,有大通铺,他们自己住的屋子都还漏雨漏风呢。

  这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听说得了病就得去园子里喝药,还有人管饭,虽然听说就一顿粗糙的麦饭。但只要饿不死还有人治病,百姓就很满意了。

  瘟疫虽然可怕,但有州牧在,豫州的百姓就不慌了,该干啥就干啥。荀澜用积分多兑换了几个喇叭,让亲信带着,在豫州宣传,让百姓好好建园子,鼓励种药材。

  那些被征发为更卒的,则卖力做事情。因为都是就近安排的,他们修建的给病患居住的地方,很可能日后自己的家人和乡亲们就用上了,修建的时候也不敢偷奸耍滑,不然会被同村的人和长官举报。

  其他州的人就没那么淡定了,尤其是洛阳的居民。活神仙荀澜说了,洛阳劫难深重。医馆又没开到洛阳,他们到时候可怎么办啊?

  下一期报纸一发行,关注这些的洛阳人难免生出了避难的想法,报纸上不是写了吗,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极有可能围城洛阳。

  围城,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到最后,可能连点吃的都不剩,富人也难以独善其身。毕竟富人是少数,到时候家仆饿得慌了,可是会联合起来打开粮仓,拿了富人粮食就跑的。再加上打探消息的人回来,说治疗瘟疫的方子不外传,药豫州自己还不够呢。

  听说颍川派了大量的人到各地招揽医师,收集药材,这些人立即觉得——颍川才是最安全的。而且颍川距离洛阳也不远,大不了等围城结束后回到洛阳,陆陆续续的,就有人悄悄收拾珠宝细软,偷偷离开洛阳了。

  至于十八路诸侯压根没有围城洛阳的想法,根本无人辟谣了。本来就山高路远,还能单独发个声明说我不围城,只进攻不成?若久攻不下,自然演变成围城了。而且一共十八路诸侯,自己不围城不代表别人没宣扬围城。

  用来震慑董卓也好,自然就无诸侯在意了。等到了秋收之后,洛阳的居民人人都听说过这流言了。

  荀澜顺利地为自己的舆论造势,虽然丝毫不提“快收拾包裹跑路到颍川”,但消息灵通的洛阳人,都敏锐地觉查出来洛阳有些危险,如今颍川才是安全地,汇集了天下大量的药材、名医和粮食。

  秋收之后,便是起兵之时。袁绍拥立废天子刘辩,采纳曹操的建议,与天下诸侯约定在陈留郡酸枣会师。

  其中长沙太守孙坚响应诸侯的号召,挥师北上,兵至武陵郡,逼死了荆州刺史王睿。荀澜安排在武陵郡的人立马飞鸽传书给荀澜。王睿刚死,消息就传遍了颍川。

  荀澜早有准备,立即去信给了南阳太守张咨。张咨大惊失色,他的南阳也在孙坚行军路上。

  孙坚逼杀王睿之后,引军到达南阳。即将到达南阳的时候,他派遣部下送公文给南阳太守张咨,让他供应军粮。

  张咨收到公文之后,大惊失色,连忙命人去请赵云:“果然如将军所言,这可如何是好?”

  原来赵云本就在南阳相距不远的地方剿匪。荀澜得到荆州刺史死去的消息后,立即让戏志才写信,让赵云捎给张咨。

  当时孙坚部下已有数万人,和南阳郡的军队差不多,但南阳郡的队伍都分散在各县。

  “孙坚已经杀红了眼,连刺史都不放过,若是公不给他充足的粮食,他怕是故技重施啊。”

  “他敢?我有南阳雄兵,料得他不敢轻易动手。”

  “孙坚以计围攻了王刺史,州牧曾经和我说,若是孙坚以牛酒为礼物去拜访您,第二天必设定了陷阱等您过去。”

  张咨将信将疑,还是没有收拢军队,知道孙坚兵临城下,果然送了牛酒为礼物,并邀请他第二天一起喝酒,张咨才有些怕了。

  “他既送了我礼物,又要设宴款待于我,若是不去,怕是会被有心人说闲话。”

  都什么时候了,还担心这个?赵云心下无奈,面上仍稳重地劝说。

  然而张咨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亲自答谢孙坚。不过他要求宴会的地点在城内,孙坚也不能带太多人进城。此外,他特意点了亲随三十,觉得应付孙坚数十人够了。赵云无法,只得要求护卫在他身旁。

  “自云来到南阳,您一直礼遇于我,送了我这么多的礼物,您如今去赴宴,云心下担忧,请让我跟随在您身侧。”

  赵云来到南阳后,曾经和当地有名的勇士比试,张咨自然知道他的勇猛。既然赵云自告奋勇,他立即就答应了。

  于是赵云选了五人,皆扮做小厮的模样。他们都是十七八的少年,略乔装打扮一下,收拢了匪气,孙坚的人没有看出来破绽。

  宴席已开,孙坚提议两人都让亲卫出去,如此喝酒交谈才能尽兴。张咨答应了,只留下两个亲随。

  赵云也只得出去。然而孙坚和张咨推杯换盏的时候,一主簿进来和孙坚禀报:“但至今道路尚未修整,军用钱粮尚未备足,请下官捉了太守问个明白。”

  这说话如此无礼,必定是得了孙坚指使。张咨见势头不好,就想要离去。

  但帐后忽然绕出来十几个士兵,根本无路可走。张咨吓死了,疯狂大喊:“赵云救我!”

  孙坚本以为拿下张咨不成问题,然而一交手,自己的人竟然落了下风。那几个少年竟然都是以一敌三的好手,其中一少年使一长/枪,竟然在一招之内横扫五人,勇猛不可当。

  孙坚拔出古锭刀,大步上前:“我不斩无名小卒,前方何人,速速报上名来!”

  赵云喝道:“吾乃颍川郡尉赵云,孙坚你怎可擅杀朝廷命官?”

  孙坚一愣,颍川郡……怎么豫州也参与其中!他和在南阳郡路阳县的袁术约定好,待他杀了张咨,粮草马匹他得,南阳地则归袁术。两人计划地妥妥的,怎么横生出来一个颍川?

  恍神间赵云的长/枪已至,孙坚只得抬刀抵挡。他并不想招惹颍川,毕竟颍川背后是一整个的豫州。

  天下纷乱,将郡县都治理地井井有条的也只有豫州了。孙坚虽然瞧不上那装神弄鬼的道士荀澜,却很忌惮他的实力。

  可是交手十余招后,孙坚惊讶地发现,因为没有认真对招,他竟然落了下风。

  往来交错间,孙坚头一歪,险险避开□□。

  赵云一枪将他的头盔挑飞,唇角勾笑:“将军,若是不全力以赴,会死的。”

  孙坚的眼神终于认真起来,带上了一抹凶狠。当下不管其他,全力和赵云对战。

  赵云暗道:“好一个江东猛虎,不愧是主公称赞过的。”若是放在我刚来颍川的时候,八十招内必定落败了。

  他已经今非昔比。因着州牧府高手云集,赵云与人对战,从来没有明显占据上风过,和在老家与人过招无人能敌完全不同。

  他就训练地更刻苦了,不论是在出征的路上还是回阳翟宿舍,都见缝插针地和人交手,提高自己的对战能力。

  赵云和经验丰富的黄盖,身法神出鬼没的寒玦都打过。如今孙坚认真起来,在对方的大力优势下,□□被压制了也不慌不忙。他学着寒玦借力打力的法子,灵活地和孙坚周转起来,两人纠缠了上百招,不分胜负。

  张咨带的人数毕竟多一些,在赵云亲随的掩护下杀出了重围。他冲出门口后,松了口气:“子龙将军,别恋战,快走!”

  赵云虚晃一枪,且站且退,掩护张咨出了大门上马。

  孙坚怒喝:“豫州是什么意思?要插手我们荆州的事情?”

  请收藏本站:https://www.89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89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