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晋江文学独家发表_[三国]主公有人才收集牛逼症
笔趣阁 > [三国]主公有人才收集牛逼症 > 第59章 晋江文学独家发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9章 晋江文学独家发表

  荀澜手里不缺土豆、胡椒和棉花种子。种子首次兑换虽然贵,但用催熟粉催一波,能得到更多的果实和种子,总体来说还是划算的。而且系统给的种子都是后世经过层层选拔下来的优品,抗虫和耐寒耐旱方面都有很大的提高。

  催熟粉并不贵,一个积分可以兑换一大包。听寒玦这么说,荀澜打开了新思路,一开始还觉得某些种子太贵,但想到若是收服郭嘉,那足足有五十个积分的进账,而且鬼才郭嘉的价值,不能用区区积分来衡量。

  “棉花虽然日后可以用来塞在衣服里保暖,但现在在人们的眼里只是一种观赏的花。”荀澜想了想:“胡椒虽然贵重,却不是所有人都喜欢,隐士应当不喜欢奢靡,还是送土豆比较合适。”

  土豆,毕竟是能够适应贫瘠土壤且亩产极高的作物,他作为豫州牧对土豆这么重视,完全能反映出来勤政爱民之心。

  寒玦说:“我记得你说过,土豆种两季,很快就是种植的时候了。”

  荀澜浅浅一笑,寒玦的记性总是这么好,不用他说第二遍。

  土豆经过这次收获后,他打算继续在八月份播种下去。不过土豆得先经过催芽,再切块挖坑种植,等催芽了托人给隐居的郭嘉送去,时间刚刚好。

  “但总觉得土豆不够,或许我该再加一种他无法拒绝的种子。”毕竟土豆已经在种植了,以后也会逐渐推广开。

  “院子里让法正照顾的花生?”寒玦没见过花生,但荀澜曾经和他们说到花生特别好吃,因此法正浇水捉虫才特别勤。既然荀澜都放心让法正来照料,这作物必定也是容易种那一类的。

  “花生虽然下个月就能熟了,但它适合种植的时候是四五月份。”荀澜想了想:“花生还是留着自己吃吧,还要留用一些来年继续种。”

  离开现代那么久,荀澜也想稍微犒劳一下自己,比如做个油炸花生米和五香卤花生。

  寒玦想了想:“或许草药可行。”

  “说到草药,”荀澜忽然来了灵感:“今天还听人说,有一道士自言服生姜四十年,故不老。”

  “可能就是长相不显老。”寒玦显然不相信,这世上的确有能人异士,但长生不老不过是人的幻想罢了:“在富户中,将葱姜加入羹中是很常见的。”

  “可是姜还是一种好东西啊,施药的时候里面就放了生姜,对不?”

  “是,姜味辛性温,能发散风寒,又能温中止呕。”寒玦在草原的时候见过好多次巫用姜给人驱寒和止吐,所以记得很清楚。

  荀澜没有这方面的经验,问道:“你觉得生姜种得容易吗?”

  “比寻常的菜要来得苛刻些。”寒玦记起来从前,淡淡地描述道:“我小时候有帮人种过,失败了好几次,它既不能太干也不能太湿,大概每出芽一小段就浇一次水,十分麻烦。”

  听寒玦这么说,荀澜也聊起来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我以前在家,爷爷就种过一种姜,叫做洋姜。”

  他兴致勃勃地比划了一下洋姜的大小:“洋姜和生姜长得一样,味道很独特,也可以用来当调味品,不过治疗功效上比生姜差远了。”

  “既然长得一样,若是用洋姜调味,生姜就可以更多地用来治疗风寒了。”寒玦其实想得更长远。生姜还有止痛和活血的作用,草原上缺乏药材,巫简直把生姜利用到了极致。他想,若是日后荀澜起战,生姜不够,倒是可以用洋姜大量置换生姜。

  “正是这个道理。”荀澜没发现寒玦的眼神变得幽深起来,他想起来了爷爷做的酱腌洋姜,觉得十分怀念。

  洋姜不像生姜那么辛辣,但用来调味没问题,腌洋姜吃起来脆爽,口感也一级棒。

  “洋姜的优点莫不是好种?”“是啊,好种到令人头疼,那可是丢在地里就可以成活的作物。”荀澜笑着说:“但种了之后这块地就算是废了,就算是改种其他作物,洋姜还是会层出不穷地冒出来。”他爷爷种了一年洋姜之后,后来想种韭菜,结果翻地翻地要累死了。没想到清理出来了大量的洋姜后,未来的两三年洋姜还是层出不穷地冒出来,严重影响了韭菜的产量。

  寒玦一愣:“草原和沙漠也可以?”

  荀澜肯定地点点头:“可以啊。”

  寒玦的拳头微微蜷了起来,沉吟片刻道:“说起来,东胡交易的马匹近日就要到了,这样的种子,对他们来说是极具有吸引力的。”

  他们日常交谈的时候并不说“匈奴”二字,因为匈奴是汉人对他们的蔑称,是狗的意思。

  荀澜眼睛一亮:“那我催熟一些,先跟他们交换一点,来年他们深刻感受到洋姜的魅力后,肯定会用牛羊和我换大量的种子。”

  寒玦淡淡地点了点头:“嗯,我会去和他们谈。”

  荀澜欣慰地笑了一下:“说到这个,我还有东西要卖给草原,这个比起洋姜,应当成交更快。”毕竟做出来的糖是现成的,洋姜还要经过检验才能被人明白它的好。

  “是什么?”

  “是糖,我有制糖的法子。”荀澜饶有兴趣地说了自己打算用甘蔗制糖,造出来的糖好运输也好保存。

  “可以,能在草原上大量打开销路的。”寒玦点点头,鼓励荀澜放手去做,他自有渠道来换。

  听完荀澜有些兴奋,但又有点愧疚,好像不该把这些众任都交给寒玦的。

  “你也别有压力,总归这些好东西都能换出去的。”荀澜拍了拍寒玦的肩膀:“过两日我和你一起去市中换马。”

  第二日寒玦就打算出门去坊市,但被荀澜给制止了,非要他在家好好休息一日才可。又命人厨娘做了卤鸭架和大碗的鸭肉面,让寒玦好好补一下。

  寒玦不出门,惨的就是法正了。法正被狠狠教导了一番,吃饭的时候小腿肚子都在打颤。法衍笑眯眯地给法正夹了鸭腿肉,完全无视了法正眼泪汪汪的卖惨攻击,还叮嘱寒玦明日继续,不要和主公一样对法正心软。

  翌日,听一幕僚上报有胡商赶着上百的马匹进城了,已经在城门守卫处做了登记,荀澜眼睛一亮:“是和我们交易的人?”

  寒玦点点头。

  “这可是大生意。”荀澜朝寒玦竖起了大拇指,能说服对方放下顾虑赶着百匹马而来,看来寒玦在草原的根基不浅。毕竟寒玦没有找他要过信物,也就是定金一类的东西,看来对方答应地很爽快。

  荀澜按捺下心中的疑问,带着寒玦和典韦等人去了市中。考虑到法衍有和胡人交易的丰富经验,荀澜请他来当讨价还价的主力。

  城中市有四个,经过荀澜的一番整顿后,东市是专门交易马匹、牛羊还有鸡鸭鹅猪等家畜的地方。他还在此地设了木头的围栏,已经拴牲畜的木头柱子,免得一不留神,家畜横冲直撞。

  上百马匹实在是太吸引人的目光。一匹匹毛色发亮的壮马被拴在成排的粗木柱子上,不时发出响亮的嘶鸣。

  站在马匹前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胡人,看到荀澜一行人过来,神色微动,不自在地搓了搓手。

  这种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才好,荀澜觉得自己一出现,就会被当成世家子弟的肥羊,因此将半个身子都藏在了许褚后面,默默地围观寒玦和法衍与胡人头领谈生意。

  生意谈得很顺,领头地胡人遵照事先的约定,痛快地用马匹和皮毛交换了盐、粮食和酱等,还用一匹马换了荀澜的洋姜种子。

  虽然胡人最渴望的是铁器,但大汉一向禁止输入铁器到胡人手里,免得反过来用来对付自己。饶是如此,边境的走私贸易,仍旧使胡人得到了大量大汉帝国的武器。这次的交易对手是大汉的官员,所以首领很谨慎地没有提到这些禁忌的话题。

  回去后,法衍在当夜敲响了荀澜的门。

  荀澜十分意外,还以为是法正不舒服了,法衍却小心地关上门,提醒他留意寒玦:

  “我今日看那头领,面对寒玦的时候稍显局促,换洋姜种子也答应地十分利落。”近年和胡人打交道的法衍看出了端倪,不过主公和寒玦向来亲昵,法衍也就点到为止:“听说寒玦是孤儿,但他那通身的气度和身手远超常人,留在此地怕是别有用心,还请您多加留意。”

  荀澜沉吟片刻,应道:“多谢先生,我会留心的。”

  他本想第二天就糖这个话题切入,和寒玦再聊一下草原的事情。没想到侍卫来报,赵云带着一千人来了。

  荀澜心下大喜,顾不得思索这些,草草换上衣服就去府邸门口迎接赵云。

  赵云完全当得起一声“少年将军”,他不过是十八岁的年纪,已经有两三年征战沙场的经验。

  荀澜远远一见,不由叹道:“不愧是三国将军们的颜值担当。”

  赵云身长八尺,生得英俊潇洒,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他身骑白马,穿着一身银色盔甲,手持□□,在人群中格外瞩目,引得少女和大娘们热情围观,更有胆大者,朝着赵云扔手帕和鲜花。

  到了豫州牧府邸,没错……太守府的匾额已经换了,赵云从容下马,待要请侍卫通传,却不料一人迎了出来。

  此人长身玉立,着青竹丝绸衣,头戴玉冠,生得俊秀非凡,唇角噙着一抹笑容,眸光如春水。

  “今日得见子龙,此生无憾矣!”荀澜将准备好的台词一说,发现周遭的人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自己。饶是如此,边境的走私贸易,仍旧使胡人得到了大量大汉帝国的武器。这次的交易对手是大汉的官员,所以首领很谨慎地没有提到这些禁忌的话题。

  回去后,法衍在当夜敲响了荀澜的门。

  荀澜十分意外,还以为是法正不舒服了,法衍却小心地关上门,提醒他留意寒玦:

  “我今日看那头领,面对寒玦的时候稍显局促,换洋姜种子也答应地十分利落。”近年和胡人打交道的法衍看出了端倪,不过主公和寒玦向来亲昵,法衍也就点到为止:“听说寒玦是孤儿,但他那通身的气度和身手远超常人,留在此地怕是别有用心,还请您多加留意。”

  荀澜沉吟片刻,应道:“多谢先生,我会留心的。”

  他本想第二天就糖这个话题切入,和寒玦再聊一下草原的事情。没想到侍卫来报,赵云带着一千人来了。

  荀澜心下大喜,顾不得思索这些,草草换上衣服就去府邸门口迎接赵云。

  赵云完全当得起一声“少年将军”,他不过是十八岁的年纪,已经有两三年征战沙场的经验。

  荀澜远远一见,不由叹道:“不愧是三国将军们的颜值担当。”

  赵云身长八尺,生得英俊潇洒,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他身骑白马,穿着一身银色盔甲,手持□□,在人群中格外瞩目,引得少女和大娘们热情围观,更有胆大者,朝着赵云扔手帕和鲜花。

  到了豫州牧府邸,没错……太守府的匾额已经换了,赵云从容下马,待要请侍卫通传,却不料一人迎了出来。

  此人长身玉立,着青竹丝绸衣,头戴玉冠,生得俊秀非凡,唇角噙着一抹笑容,眸光如春水。

  “今日得见子龙,此生无憾矣!”荀澜将准备好的台词一说,发现周遭的人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自己。饶是如此,边境的走私贸易,仍旧使胡人得到了大量大汉帝国的武器。这次的交易对手是大汉的官员,所以首领很谨慎地没有提到这些禁忌的话题。

  回去后,法衍在当夜敲响了荀澜的门。

  荀澜十分意外,还以为是法正不舒服了,法衍却小心地关上门,提醒他留意寒玦:

  “我今日看那头领,面对寒玦的时候稍显局促,换洋姜种子也答应地十分利落。”近年和胡人打交道的法衍看出了端倪,不过主公和寒玦向来亲昵,法衍也就点到为止:“听说寒玦是孤儿,但他那通身的气度和身手远超常人,留在此地怕是别有用心,还请您多加留意。”

  荀澜沉吟片刻,应道:“多谢先生,我会留心的。”

  他本想第二天就糖这个话题切入,和寒玦再聊一下草原的事情。没想到侍卫来报,赵云带着一千人来了。

  荀澜心下大喜,顾不得思索这些,草草换上衣服就去府邸门口迎接赵云。

  赵云完全当得起一声“少年将军”,他不过是十八岁的年纪,已经有两三年征战沙场的经验。

  荀澜远远一见,不由叹道:“不愧是三国将军们的颜值担当。”

  赵云身长八尺,生得英俊潇洒,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他身骑白马,穿着一身银色盔甲,手持□□,在人群中格外瞩目,引得少女和大娘们热情围观,更有胆大者,朝着赵云扔手帕和鲜花。

  到了豫州牧府邸,没错……太守府的匾额已经换了,赵云从容下马,待要请侍卫通传,却不料一人迎了出来。

  此人长身玉立,着青竹丝绸衣,头戴玉冠,生得俊秀非凡,唇角噙着一抹笑容,眸光如春水。

  “今日得见子龙,此生无憾矣!”荀澜将准备好的台词一说,发现周遭的人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自己。饶是如此,边境的走私贸易,仍旧使胡人得到了大量大汉帝国的武器。这次的交易对手是大汉的官员,所以首领很谨慎地没有提到这些禁忌的话题。

  回去后,法衍在当夜敲响了荀澜的门。

  荀澜十分意外,还以为是法正不舒服了,法衍却小心地关上门,提醒他留意寒玦:

  “我今日看那头领,面对寒玦的时候稍显局促,换洋姜种子也答应地十分利落。”近年和胡人打交道的法衍看出了端倪,不过主公和寒玦向来亲昵,法衍也就点到为止:“听说寒玦是孤儿,但他那通身的气度和身手远超常人,留在此地怕是别有用心,还请您多加留意。”

  荀澜沉吟片刻,应道:“多谢先生,我会留心的。”

  他本想第二天就糖这个话题切入,和寒玦再聊一下草原的事情。没想到侍卫来报,赵云带着一千人来了。

  荀澜心下大喜,顾不得思索这些,草草换上衣服就去府邸门口迎接赵云。

  赵云完全当得起一声“少年将军”,他不过是十八岁的年纪,已经有两三年征战沙场的经验。

  荀澜远远一见,不由叹道:“不愧是三国将军们的颜值担当。”

  赵云身长八尺,生得英俊潇洒,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他身骑白马,穿着一身银色盔甲,手持□□,在人群中格外瞩目,引得少女和大娘们热情围观,更有胆大者,朝着赵云扔手帕和鲜花。

  到了豫州牧府邸,没错……太守府的匾额已经换了,赵云从容下马,待要请侍卫通传,却不料一人迎了出来。

  此人长身玉立,着青竹丝绸衣,头戴玉冠,生得俊秀非凡,唇角噙着一抹笑容,眸光如春水。

  “今日得见子龙,此生无憾矣!”荀澜将准备好的台词一说,发现周遭的人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自己。饶是如此,边境的走私贸易,仍旧使胡人得到了大量大汉帝国的武器。这次的交易对手是大汉的官员,所以首领很谨慎地没有提到这些禁忌的话题。

  回去后,法衍在当夜敲响了荀澜的门。

  荀澜十分意外,还以为是法正不舒服了,法衍却小心地关上门,提醒他留意寒玦:

  “我今日看那头领,面对寒玦的时候稍显局促,换洋姜种子也答应地十分利落。”近年和胡人打交道的法衍看出了端倪,不过主公和寒玦向来亲昵,法衍也就点到为止:“听说寒玦是孤儿,但他那通身的气度和身手远超常人,留在此地怕是别有用心,还请您多加留意。”

  荀澜沉吟片刻,应道:“多谢先生,我会留心的。”

  他本想第二天就糖这个话题切入,和寒玦再聊一下草原的事情。没想到侍卫来报,赵云带着一千人来了。

  荀澜心下大喜,顾不得思索这些,草草换上衣服就去府邸门口迎接赵云。

  赵云完全当得起一声“少年将军”,他不过是十八岁的年纪,已经有两三年征战沙场的经验。

  荀澜远远一见,不由叹道:“不愧是三国将军们的颜值担当。”

  赵云身长八尺,生得英俊潇洒,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他身骑白马,穿着一身银色盔甲,手持□□,在人群中格外瞩目,引得少女和大娘们热情围观,更有胆大者,朝着赵云扔手帕和鲜花。

  到了豫州牧府邸,没错……太守府的匾额已经换了,赵云从容下马,待要请侍卫通传,却不料一人迎了出来。

  此人长身玉立,着青竹丝绸衣,头戴玉冠,生得俊秀非凡,唇角噙着一抹笑容,眸光如春水。

  “今日得见子龙,此生无憾矣!”荀澜将准备好的台词一说,发现周遭的人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自己。饶是如此,边境的走私贸易,仍旧使胡人得到了大量大汉帝国的武器。这次的交易对手是大汉的官员,所以首领很谨慎地没有提到这些禁忌的话题。

  回去后,法衍在当夜敲响了荀澜的门。

  荀澜十分意外,还以为是法正不舒服了,法衍却小心地关上门,提醒他留意寒玦:

  “我今日看那头领,面对寒玦的时候稍显局促,换洋姜种子也答应地十分利落。”近年和胡人打交道的法衍看出了端倪,不过主公和寒玦向来亲昵,法衍也就点到为止:“听说寒玦是孤儿,但他那通身的气度和身手远超常人,留在此地怕是别有用心,还请您多加留意。”

  荀澜沉吟片刻,应道:“多谢先生,我会留心的。”

  他本想第二天就糖这个话题切入,和寒玦再聊一下草原的事情。没想到侍卫来报,赵云带着一千人来了。

  荀澜心下大喜,顾不得思索这些,草草换上衣服就去府邸门口迎接赵云。

  赵云完全当得起一声“少年将军”,他不过是十八岁的年纪,已经有两三年征战沙场的经验。

  荀澜远远一见,不由叹道:“不愧是三国将军们的颜值担当。”

  赵云身长八尺,生得英俊潇洒,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他身骑白马,穿着一身银色盔甲,手持□□,在人群中格外瞩目,引得少女和大娘们热情围观,更有胆大者,朝着赵云扔手帕和鲜花。

  到了豫州牧府邸,没错……太守府的匾额已经换了,赵云从容下马,待要请侍卫通传,却不料一人迎了出来。

  此人长身玉立,着青竹丝绸衣,头戴玉冠,生得俊秀非凡,唇角噙着一抹笑容,眸光如春水。

  “今日得见子龙,此生无憾矣!”荀澜将准备好的台词一说,发现周遭的人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自己。饶是如此,边境的走私贸易,仍旧使胡人得到了大量大汉帝国的武器。这次的交易对手是大汉的官员,所以首领很谨慎地没有提到这些禁忌的话题。

  回去后,法衍在当夜敲响了荀澜的门。

  荀澜十分意外,还以为是法正不舒服了,法衍却小心地关上门,提醒他留意寒玦:

  “我今日看那头领,面对寒玦的时候稍显局促,换洋姜种子也答应地十分利落。”近年和胡人打交道的法衍看出了端倪,不过主公和寒玦向来亲昵,法衍也就点到为止:“听说寒玦是孤儿,但他那通身的气度和身手远超常人,留在此地怕是别有用心,还请您多加留意。”

  荀澜沉吟片刻,应道:“多谢先生,我会留心的。”

  他本想第二天就糖这个话题切入,和寒玦再聊一下草原的事情。没想到侍卫来报,赵云带着一千人来了。

  荀澜心下大喜,顾不得思索这些,草草换上衣服就去府邸门口迎接赵云。

  赵云完全当得起一声“少年将军”,他不过是十八岁的年纪,已经有两三年征战沙场的经验。

  荀澜远远一见,不由叹道:“不愧是三国将军们的颜值担当。”

  赵云身长八尺,生得英俊潇洒,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他身骑白马,穿着一身银色盔甲,手持□□,在人群中格外瞩目,引得少女和大娘们热情围观,更有胆大者,朝着赵云扔手帕和鲜花。

  到了豫州牧府邸,没错……太守府的匾额已经换了,赵云从容下马,待要请侍卫通传,却不料一人迎了出来。

  此人长身玉立,着青竹丝绸衣,头戴玉冠,生得俊秀非凡,唇角噙着一抹笑容,眸光如春水。

  “今日得见子龙,此生无憾矣!”荀澜将准备好的台词一说,发现周遭的人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89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89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