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晋江文学独家发表_[三国]主公有人才收集牛逼症
笔趣阁 > [三国]主公有人才收集牛逼症 > 第49章 晋江文学独家发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9章 晋江文学独家发表

  黄衫少年抬头一看,瞧见了玉树临风的两人,顿时心下一喜,抱着酒囊欣然走了过来。他唇角带笑,竟对着寒玦轻佻地来了一句:“郎君有美色,我大爱之。”

  寒玦皱眉,放下了唇角的手指。

  荀澜则直接给整不会了,风中凌乱了一秒钟:

  这个年代的断袖都这么直接的么?听说汉朝皇室多好男风,同性之风在上层的圈子里尤其盛行,但这位隐士大可不必这般吧!

  少年满意于寒玦俊美的容颜,红唇翕动,叹了一句:“恂恂公子,美色无比。”

  扭头看到清秀俊逸的荀澜,忍不住抚掌笑道:“小郎君好姿仪,我亦爱之!”

  醉醺醺的酒鬼。

  荀澜凝眉,若不是少年长得面若好女,双颊灿似桃花,像是个不小心被人拉到酒吧喝多了的姝丽女大学生,他都想直接撸袖子打人了。

  荀澜忍不住按住喉结的位置,压低了声音说:“这位郎君,你还好吧?若是醉得走不动了,我让车夫送你回家。”

  谁料少年却看着他笑,眼波潋滟:“酒不醉人,人自醉。”一边摆手,一边又灌了一口酒。

  寒玦劈手夺过了他的酒囊,冷哼了一声:“若是再不好好说话,我就让你醉在冰凉的河水里。”

  少年迷茫地眨了眨眼睛,还呆呆地保持着喝酒的动作,似乎不明白酒怎么忽然消失了。

  荀澜本来按捺着情绪想好好说话的,见少年醉成这个样子,顿时一点心情都没有了。他没好气和少年道:“我问你一个问题,若是答得上来,才把酒还给你。”

  少年仿若无闻,抬手要去扯酒囊,却被身手极好的寒玦给捏住了脖颈。登时像被法正捏住了双翅拎起来的小鸡一样,装死不动了。

  见荀澜没有耐心了,寒玦也不客气,一把将少年扯到了昏暗的路边,沉声威胁道:“问你一个人,给我老实回答。”

  少年迷茫地晃了晃脑袋:“找谁?放心,不管是找谁,我都掘地三尺给美人找出来!”

  荀澜一脸无语,吐出来几个字:“有一个叫郭嘉的隐士,你认识吗?”

  少年毫不犹豫地回答说:“郭嘉啊,我认识啊!”

  荀澜一喜,朝寒玦看去。寒玦松开了捏着他脖颈的手,将酒囊塞回给了少年,沉声道:“他住在哪里?带我们过去。”

  “走走走,他就在前面卖面条呢,你请我吃面,我就带你们过去!”少年欣然道。

  不愧是个醉鬼,没有半分被威胁的恼怒。

  荀澜和寒玦对视一眼,寒玦对少年应承道:“只要你带到,绝对少不了你的。”

  半柱香之后,三人来到了一个小摊子前面。摊主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眉毛稀疏,双目浑浊,眼睑下不少老年斑,正在艰难地弯腰给炉子添柴火。

  少年抬手一指:“就是这里!”

  荀澜失语了片刻:……

  寒玦问:“这是郭嘉?”

  在短暂的不可置信后,荀澜立即恢复了理智:风流倜傥的鬼才郭嘉怎么可能是这般饱经风霜的狼狈模样?他的眼神转到旁边迎风招展的旗子上,烛光下上面有四个显眼的大字——“郭家面条。”

  他正要找少年算账,谁料少年喊了一声“吃面”,就一头醉倒在了摊前,靠着一棵树不动了。

  荀澜又好气又好笑,见寒玦要上前,便扯住了他的袖子:“算了,是个糊涂的。”他摆摆手,从袖子里掏出来一些铜钱,交给正在做面条的老者,沉声道:“长者,麻烦您照看他一下,等他酒醒了盛一碗面给他吃。”

  老者惊喜地接过来了铜钱,这些钱顶上他连出十天摊的收入了!他连连答应着:“小郎君放心,老朽一定做到。他要是不醒啊,我就不收摊!”

  荀澜轻轻吐出一口气,和寒玦离开了。

  “本以为终于寻得郭嘉行踪了,没想到竟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上次有一兵卒打听到一学子识得郭嘉,”寒玦说:“但再去问郭嘉住址的时候,他又矢口否认,这样的事情不止一次。”

  “你的意思是?”

  “我猜他们是认识郭嘉的,但受其所托,不向人透露罢了。”

  荀澜叹了口气:“许多隐士隐居是为了独辟蹊径,博得名声,走另一条出仕的路,郭嘉倒是隐居地彻底。”他天资聪颖、才华出众,但一年前就宣布隐居去了,从此销声匿迹了。

  寒玦出了个主意:“将与他相熟的两个学子带去盘问,两人分开询问,自然容易诈出郭嘉的住址。”

  这不是现代版本的“囚徒困境”吗?和两个人的心理博弈。没想到寒玦年纪不大,盘问也很有一套。

  荀澜笑了一下:“你这个主意不错,但是……强扭的瓜终究不甜,若是郭嘉日后知道我这样恐吓他的朋友,以后怕是难以得到他的忠心。”

  “既然他颇具才华,很可能来解读古籍。”寒玦宽慰了一句:“姓名自然会被记录在册。”

  “嗯,天不早了,也该回去洗漱睡觉了。”回去之后还要飞鸽传书给戏志才,让他出几道考校学子的题目。免得戏志才在京城,感受不到自己对他的重视。

  荀澜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转身离开后,少年睁开了眼睛,黑不溜秋的眼睛里哪有半分的迷茫,反而闪烁着狡黠的笑意。

  “这声音,还真是和法器极其相似啊。”少年垂下桃花眼,轻轻感慨了一句。

  翌日一早,荀澜让典韦陪着去找曹操。和曹操这种性格难以捉摸,很容易黑化的人交往,还是带着保镖比较有安全感。

  荀澜又拉着曹操问了一圈土地兼并的问题,他甚至还带了一些卷宗。没办法,他身边虽然有了徐庶、徐晃等人才,在太守府里面也寻得了些靠谱的下属,但从一郡之守的角度来看待问题,还是得多跟经验丰富的曹操请教才行。

  更何况,曹操出身于巨富之家,他自家就是被郡守忌惮的对象。所以他看此类问题会更全面,相比寒门出身的徐晃、徐庶,处理事务的法子也有不同。

  太守的一大职责是土地过分兼并的时候得出面遏制,还要防止豪族武断乡曲,以稳固地方的统治、收纳赋税,维护天子的利益。这方面,西汉太守其实做得很好,尤其是边郡的太守们,不仅将地方治理地井井有条,还不断应对化解着匈奴掠边的危机。

  但到了东汉,尤其是衰败的东汉末年,汉灵帝开始卖官后,这方面做得好的太守反而成了极少数。

  能与曹操详谈这方面的友人本来就少。曹操休养了一日,恢复了精神头,这时候打开了话匣子,和荀澜滔滔不绝地说了许多。两人又一起看了卷宗,探讨了一些棘手的问题。

  等荀澜心满意足地把卷宗收起来,盛情邀请曹操留下的时候,曹操摇了摇头:

  “流民历代为虏,犹不瞻于衣食,生有终身之勤,死有暴骨之忧。”他叹息了一句:“我知安之想要安抚流民,稳定郡县的心。我也想留下来帮忙,但怕呆的久了给你招致祸患啊。”

  荀澜懂得他内心深处的忧虑,笑着说:“孟德无需担忧,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董卓抓到你。”

  “安之冒着风险将我救出,我岂能连累你?”曹操其实已经有了初步的筹划,打算先行回家乡陈留募兵。俗话说,靠人终究不如靠自己。寄人篱下不如自己手里有兵来得有安全感。更何况,颍川距离京城太近了,颍川太守和豫州刺史的官位也不稳当,所以他忍痛推辞了荀澜的邀请。

  荀澜知他多疑,而且阳翟距离京城也太近了。曹操可能担忧消息很快传到京中,若是董卓略一施压,他承受不住……

  其实让曹操在他手下干活,荀澜扪心自问,还真有点不安。又挽留了几句,曹操皆推辞了。

  “操家中还有老父,若是不回去,怕他心生挂念,实在是不孝啊。”

  既然说到了亲情这个理由,荀澜便顺着说:“是我没有考虑周全,百事孝为先,我去命人备上一匹好马,供孟德路上换乘。再让人取干粮来,明日给孟德践行。”

  翌日中午,吃罢酒菜,两人依依不舍地告别,约定讨伐董卓之日见。

  在曹操从东门出城之际,阳翟县的正门来了一位身骑着高头大马的中年男人,身后跟着两个精干的侍卫。

  他若有所思地望着挂在墙上的法器,在城墙下站了好一会儿,让部下打探清楚了这门口处的种种不同,方才去驿馆歇息。

  部下打探到:“这道士太守是个大善人,他来了之后就施粥、施药,惩治了臭名昭著的几个祸害,百姓都喜欢他。”

  另一个人也附和说:“是啊,听说他从来不驱逐流民,反而给他们安排活计做。给干活的人粮食也一点都不克扣,百姓都说他是来救命的活神仙。”

  活神仙不知道,但显然所图非常。贾诩敲了敲案几:“我知道了,你们再出去多打探一番太守府的事情。”

  他站在窗边,看到有几个明显是读书人打扮的人正结伴往太守府的方向而去。他们兴高采烈地讨论着,声音传到了二楼的贾诩这。

  “你说,我们一会儿能见到太守吗?”

  “听说太守的声音和法器里面的一模一样呢,他每日都通过法器看着我们呢,说不定能认出我来!”

  “那肯定先认出我来啊,我每次都早早站在法器前面,从头听到尾的!”

  “你们都想什么呢,我们是去应小吏的,能有个从事来见我们就不错了。”

  “会是每日带着法器来城墙的徐从事么,我觉得在他面前都混了个脸熟了。”

  几人高高兴兴地走远了,声音里不无期许。

  贾诩靠在窗前,忍不住笑了一下,暗道这太守故意用白纸来吸引人的注意,城门那拥挤的高门贵族目光短浅,只看得到书和纸,却没注意到他的真实意图。

  至于让人在城墙上贴榜招募刀笔小吏,呵。按如今荀太守的名声,只要和太守府的从事说一声,哪个不愿意举荐人来?

  荀澜高调卖书卖纸,让人到府中解读秦朝古籍仿佛顺带一提,却让敏感的贾诩觉察出一丝的古怪。贾诩嗤笑了一声:“这道士虽然兜了个圈子,但意图很明显。且让我一探他的虚实。”于是写了一封自荐书,一会儿让仆从拿去太守府。

  这是仆从打探来的,若是要看古籍,得先写一封自荐,严明自己的身份,读过哪些书,证明自己有本事才行。

  古代人难以察觉古怪之处,既然要看主人的珍藏古籍,对方肯定不会轻易拿给陌生人。写上拜帖是正常的。

  毕竟这时候,想要求见大家族的藏书,十分艰难,要先和主人熟络起来才行。但若非世交,谈何容易?

  尤其对于私学的学子而言,他们接触书的途径多是先生口述,自己抄写到竹简上。或是同窗之间,偶有互相誊写。

  但能交换的书也极为有限,因为大家族的人,是很少去私学的。寒士自家,多半是没有藏书的。

  一会儿两个侍卫回来,一人将所见和贾诩一一汇报,另一人则去送自荐信。贾诩听完之后,让下属去叫酒菜,自己则亲自打开包裹,从中拿出来一条床单。

  他素来有洁癖,除非行军,一点都不想沾染他人睡过的床铺。没想到,整理床铺的时候,却让他在被褥上发现了十分恶心的东西。

  贾诩眉头皱成了深深的“川”字形。

  下属打酒回来,见他将被褥丢弃在地上,皱着眉头坐在案几前闷闷不乐,一看就知道自家上司是嫌弃别人脏,笑道:“将军,我刚才让伙计去买饭菜,却发现一件有趣的事儿。”

  贾诩在董卓帐下是带兵的,领校尉一职,所以兵卒称呼他为将军。

  “什么?”

  见贾诩问了,下属才小心道:“那伙计居然把客往外赶,让嫌弃他们驿馆的人去太守府对面新开的那家悦来客栈呢。”

  “哦?”贾诩起了兴趣。

  他背着手下楼,对一楼迎客的伙计说:“听说悦来客栈更舒适干净?”

  伙计满脸都荡开了笑容,压低了声音说:“正是,那边床铺宽敞、被褥也松软,您只要入住,就可以去院子里选一条刚洗干净的床单铺上,什么都比咱这边好。”

  他们住的这家驿馆是朝廷的,主要因为政务需要开设,对有官职在身的人,是不收钱住宿的。当然,吃饭、喝酒,这些还是会收银子的。

  客商经过也会住在里面,当然是要给住宿费的。因为这时候类似于“逆旅”、“客庐”和“私馆”私营客栈都不太好找,也比较小,条件甚至还不如驿馆。

  贾诩奇道:“怎么,你们不做生意了?”头皱成了深深的“川”字形。

  下属打酒回来,见他将被褥丢弃在地上,皱着眉头坐在案几前闷闷不乐,一看就知道自家上司是嫌弃别人脏,笑道:“将军,我刚才让伙计去买饭菜,却发现一件有趣的事儿。”

  贾诩在董卓帐下是带兵的,领校尉一职,所以兵卒称呼他为将军。

  “什么?”

  见贾诩问了,下属才小心道:“那伙计居然把客往外赶,让嫌弃他们驿馆的人去太守府对面新开的那家悦来客栈呢。”

  “哦?”贾诩起了兴趣。

  他背着手下楼,对一楼迎客的伙计说:“听说悦来客栈更舒适干净?”

  伙计满脸都荡开了笑容,压低了声音说:“正是,那边床铺宽敞、被褥也松软,您只要入住,就可以去院子里选一条刚洗干净的床单铺上,什么都比咱这边好。”

  他们住的这家驿馆是朝廷的,主要因为政务需要开设,对有官职在身的人,是不收钱住宿的。当然,吃饭、喝酒,这些还是会收银子的。

  客商经过也会住在里面,当然是要给住宿费的。因为这时候类似于“逆旅”、“客庐”和“私馆”私营客栈都不太好找,也比较小,条件甚至还不如驿馆。

  贾诩奇道:“怎么,你们不做生意了?”头皱成了深深的“川”字形。

  下属打酒回来,见他将被褥丢弃在地上,皱着眉头坐在案几前闷闷不乐,一看就知道自家上司是嫌弃别人脏,笑道:“将军,我刚才让伙计去买饭菜,却发现一件有趣的事儿。”

  贾诩在董卓帐下是带兵的,领校尉一职,所以兵卒称呼他为将军。

  “什么?”

  见贾诩问了,下属才小心道:“那伙计居然把客往外赶,让嫌弃他们驿馆的人去太守府对面新开的那家悦来客栈呢。”

  “哦?”贾诩起了兴趣。

  他背着手下楼,对一楼迎客的伙计说:“听说悦来客栈更舒适干净?”

  伙计满脸都荡开了笑容,压低了声音说:“正是,那边床铺宽敞、被褥也松软,您只要入住,就可以去院子里选一条刚洗干净的床单铺上,什么都比咱这边好。”

  他们住的这家驿馆是朝廷的,主要因为政务需要开设,对有官职在身的人,是不收钱住宿的。当然,吃饭、喝酒,这些还是会收银子的。

  客商经过也会住在里面,当然是要给住宿费的。因为这时候类似于“逆旅”、“客庐”和“私馆”私营客栈都不太好找,也比较小,条件甚至还不如驿馆。

  贾诩奇道:“怎么,你们不做生意了?”头皱成了深深的“川”字形。

  下属打酒回来,见他将被褥丢弃在地上,皱着眉头坐在案几前闷闷不乐,一看就知道自家上司是嫌弃别人脏,笑道:“将军,我刚才让伙计去买饭菜,却发现一件有趣的事儿。”

  贾诩在董卓帐下是带兵的,领校尉一职,所以兵卒称呼他为将军。

  “什么?”

  见贾诩问了,下属才小心道:“那伙计居然把客往外赶,让嫌弃他们驿馆的人去太守府对面新开的那家悦来客栈呢。”

  “哦?”贾诩起了兴趣。

  他背着手下楼,对一楼迎客的伙计说:“听说悦来客栈更舒适干净?”

  伙计满脸都荡开了笑容,压低了声音说:“正是,那边床铺宽敞、被褥也松软,您只要入住,就可以去院子里选一条刚洗干净的床单铺上,什么都比咱这边好。”

  他们住的这家驿馆是朝廷的,主要因为政务需要开设,对有官职在身的人,是不收钱住宿的。当然,吃饭、喝酒,这些还是会收银子的。

  客商经过也会住在里面,当然是要给住宿费的。因为这时候类似于“逆旅”、“客庐”和“私馆”私营客栈都不太好找,也比较小,条件甚至还不如驿馆。

  贾诩奇道:“怎么,你们不做生意了?”头皱成了深深的“川”字形。

  下属打酒回来,见他将被褥丢弃在地上,皱着眉头坐在案几前闷闷不乐,一看就知道自家上司是嫌弃别人脏,笑道:“将军,我刚才让伙计去买饭菜,却发现一件有趣的事儿。”

  贾诩在董卓帐下是带兵的,领校尉一职,所以兵卒称呼他为将军。

  “什么?”

  见贾诩问了,下属才小心道:“那伙计居然把客往外赶,让嫌弃他们驿馆的人去太守府对面新开的那家悦来客栈呢。”

  “哦?”贾诩起了兴趣。

  他背着手下楼,对一楼迎客的伙计说:“听说悦来客栈更舒适干净?”

  伙计满脸都荡开了笑容,压低了声音说:“正是,那边床铺宽敞、被褥也松软,您只要入住,就可以去院子里选一条刚洗干净的床单铺上,什么都比咱这边好。”

  他们住的这家驿馆是朝廷的,主要因为政务需要开设,对有官职在身的人,是不收钱住宿的。当然,吃饭、喝酒,这些还是会收银子的。

  客商经过也会住在里面,当然是要给住宿费的。因为这时候类似于“逆旅”、“客庐”和“私馆”私营客栈都不太好找,也比较小,条件甚至还不如驿馆。

  贾诩奇道:“怎么,你们不做生意了?”头皱成了深深的“川”字形。

  下属打酒回来,见他将被褥丢弃在地上,皱着眉头坐在案几前闷闷不乐,一看就知道自家上司是嫌弃别人脏,笑道:“将军,我刚才让伙计去买饭菜,却发现一件有趣的事儿。”

  贾诩在董卓帐下是带兵的,领校尉一职,所以兵卒称呼他为将军。

  “什么?”

  见贾诩问了,下属才小心道:“那伙计居然把客往外赶,让嫌弃他们驿馆的人去太守府对面新开的那家悦来客栈呢。”

  “哦?”贾诩起了兴趣。

  他背着手下楼,对一楼迎客的伙计说:“听说悦来客栈更舒适干净?”

  伙计满脸都荡开了笑容,压低了声音说:“正是,那边床铺宽敞、被褥也松软,您只要入住,就可以去院子里选一条刚洗干净的床单铺上,什么都比咱这边好。”

  他们住的这家驿馆是朝廷的,主要因为政务需要开设,对有官职在身的人,是不收钱住宿的。当然,吃饭、喝酒,这些还是会收银子的。

  客商经过也会住在里面,当然是要给住宿费的。因为这时候类似于“逆旅”、“客庐”和“私馆”私营客栈都不太好找,也比较小,条件甚至还不如驿馆。

  贾诩奇道:“怎么,你们不做生意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89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89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