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三十四章_[三国]主公有人才收集牛逼症
笔趣阁 > [三国]主公有人才收集牛逼症 > 第34章 三十四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章 三十四章

  “拜见太守,”少年犹豫着上前,深深地行了一礼:“鄙人陈留典韦,年纪十六,尚未有表字。我十分有力气,愿意为您效犬马之劳。”

  两个兵卒都愿意给他作证:“典韦从小就有一把子的力气,骑马射箭都会,在当地都很有名气的。只是家逢突变,累得瘦了很多。”

  因为找到的人和主公形容的大相径庭,两个兵卒也没有向典韦说明缘由,只给了一些钱,邀请其来阳翟太守府做活。所以少年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见到颍川郡的太守,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荀澜恢复了平常的表情,温和地说:“不必紧张,你怀里怎么还抱着小孩子?”总不至于高中生的年纪,就生了娃吧!

  典韦脸上带了一分伤感:“回禀太守,这是我兄长的儿子。韦自少和兄长相依为命,因今岁兄长去世、嫂子改嫁,没有人照顾侄子,便把他当自己的儿子照顾,不离左右。”

  担忧因此丢了差事,典韦保证说:“他很乖的,也不哭闹。我平日把他放在屋子里锁起来就行,绝对不会影响劳作。”

  荀澜顺着话头问了一句:“这小孩子看起来玉雪聪明,叫什么名字?”

  见太守没有生气的意思,典韦连忙回答说:“回禀太守,名为典满。”

  典满啊,那的确是典韦生平记载上唯一儿子的名字,原来是认下的,怪不得生母不详。荀澜想了想,问道:“你可以愿意在太守府领个差事?小孩也可以留在太守府,有专人统一照料。”

  他本来是给典韦留了校尉的位子,暂时是用不上了。

  典韦喜道:“自然是愿意的!多谢太守收留!”

  徐晃记起荀澜提到的名单,猜想典韦多半也是他寻找的目标。于是上前试探典韦的深浅:“你刚说自己有大力气,不妨和我比划一下?”

  “是!”典韦看着腼腆,却一点都不害怕比武。他放下背后的大包袱,将孩子从脖子上解下来,交给一路上相熟了的兵卒。

  挽起袖子,露出结实的小臂,走到了徐晃的面前。

  周仓低声在荀澜耳边道:“是个练家子,底盘很稳。”

  荀澜也注意到了,典韦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微微颔首:“看来是没找错人,”对两个兵卒说:“你们一路上也辛苦了,明天记得去找徐从事领赏钱。”

  徐晃和典韦试探着过了几招,见他身姿敏捷,拳头有力,不由认真了起来。两□□脚相接二十余招,竟不分胜负。

  徐晃起了兴致,让兵卒拿兵器来,两人皆取用了长刀。

  徐晃改守为攻,不再留有余地。他的招式皆是在实战中练出来的,一招一式皆能切中要害。在这疾风骤雨般的攻击中,典韦却撑住了。

  “咦?”周仓忍不住说:“年纪轻轻的居然有这等的反应力。”

  直至三十招,典韦终是不敌,被徐晃用刀架在了脖子上。

  徐晃微微一笑,打不过十六岁的寒玦已经够让他挫败了,若是再败给十六岁的典韦,那他的一张脸岂不是没地方搁了。不过,少年潜力无限,看来派出去的部下没有误事。不然给主公找错了人,那便是大的过错了。

  胜负已分,典韦懊恼不已,却听见太守鼓起掌来:“两位皆是武义卓绝之辈,颍川能有两位能人,是大幸啊。”

  典韦还以为自己败了会被撵出府。这一年为了医治大哥的病和照顾年幼的典满,他四处碰壁,连个正经的差事都找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家里的积蓄耗空。听到太守的称赞,感觉自己被天上掉下来的馅儿饼砸中了,被夸得晕乎乎的。

  荀澜亲自带着人到住的楼阁处,指着一楼的西侧对典韦说:“暂时你便做我的贴身护卫吧,负责日间的安全和夜间巡逻。”

  典韦连连点头,寻思着自己用最后的一点钱找个农家将儿子寄上,等领了工钱再找个婆子专门来照顾他。

  仿佛看穿了他的忧虑般,年轻的太守体贴道:“我亦有个义子,才三岁的年纪。住在三楼,你的孩子便放在一处吧,由侍女统一照料,这样你也方便些。”

  典韦大喜过望,连忙称谢。

  荀澜指着楼阁的东侧对周仓说:“你刚来到阳翟,尚来不及安排住处,要不便在此住下?”

  周仓连忙推辞说:“仓不敢打扰道长,不然日常出来进去的,十分打扰您。您放心,公明兄已经给我安排好了住处。”

  荀澜其实有让徐晃写信问他就职的意向,比起处置府邸的事务,周仓更青睐军营,便求取了校尉之职,统领五百兵卒,日常是要经常住在军营的。

  至于职位不高,周仓自己不愿意直接领高位,担忧对太守的名声不利。荀澜对他也有信心,以后建功后再提拔就是了,倒也不急。

  徐晃捅了捅他,低声提醒:“道长如今身份不同,该改称呼了。”

  周仓恍然,本想称呼为府君或者明府,却听得徐晃叫了一声:“主公今日也劳累了一天了,我先带周兄弟下去休息,明日再来拜见。”便也改口称主公。

  荀澜想到他们兄弟相见必然有许多话说,客套了几句便不再强留。他让侍女樱桃带着典韦放下行礼,拿一些日用品给他,又让平时照顾法正的陈氏和赵氏下来和小孩熟络一下,以后要法正和典韦两个小孩一起带了。

  典韦受宠若惊地跟着樱桃走了,面上带着一丝惶恐。

  徐庶径直在大厅坐下,笑着点评道:“看起来是一个老实忠厚的人,主公的眼光真是厉害。”

  他劳累了一天,也觉得这样岔开腿坐下十分惬意。

  荀澜双手环胸倚靠在了坐背上,笑而不语。典韦可是曹操的超级侍卫啊,勇力过人又忠心耿耿。他在曹操身边的时候职位卑微,仅至领军都尉,却也从未有过怨言,甚至为了保护曹操力战而亡。

  现在遇到的典韦也心有牵挂。有幼子在畔,便不怕他背叛,这也是荀澜一见面便敢大胆将典韦放在身边的原因。

  “先生也饿了吧,让他们传晚饭吧。”荀澜一手托腮,感受到了身上浓浓的疲惫:“咱们吃饭的队伍是越发壮大了呢,得赶紧再做一张桌子才行。”

  晚上,荀澜、徐庶、寒玦、典韦和法正,四个大人加一个小孩一起吃饭。

  叫典韦来坐下后他便显得浑身不自在,典韦心想,哪有侍卫跟着主家一起吃饭的道理?颇有些惶恐不安,也不是很习惯在太守和先生面前坐姿随意。

  寒玦淡淡地道:“我亦是主公的护卫,我们这样吃饭已经习惯了,你不必见外。”

  说是护卫也太谦虚了,徐庶但笑不语。

  “是啊,人多热闹些。”荀澜用公筷给寒玦和典韦都夹了一根大鸡腿:“你们还小呢,不要管这些虚礼,多吃些长身体才是正经。”

  “谢主公!”典韦诚惶诚恐地站了起来,跟荀澜行礼道谢。

  荀澜莞尔:“你要是以后都这么谢来谢去的,大家吃个饭可不得安生了。”

  “是!”典韦立刻回答说,仿佛是响应军令般。

  见状荀澜便不勉强,反正多吃几顿便习惯了。若是实在不习惯……等另一张桌子来了,大不了让武将们单独一桌。

  他们晚上吃得是小鸡炖蘑菇,鸡是寒玦今天出去打猎时候抓到的。阳翟之所以称为翟,就是因为山雉特别多,且鲜明亮丽之故。荀澜特地叮嘱了厨娘要先给鸡焯水,然后鸡块和蘑菇翻炒一下再炖。

  不然只吃煮鸡,实在是寡淡无味。阳翟没有榛蘑,用的是普通蘑菇作为替代。调料也只加了酱油、米酒、生姜和蒜调味。但这种新颖的做法还是获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鸡肉很嫩,蘑菇入味,鸡汤带着鲜香。荀澜见典韦腼腆,只埋头吃饭不夹菜,只得示意寒玦给他多夹几块鸡肉。

  “大家多喝点汤,用鸡汤泡饭是很有滋味的。”就是晚上吃的是麦饭,和白米饭的差距有点大。他记得史书上记载典韦的胃口是极好的,是个不折不扣的、容易被满足的吃货。

  法正美滋滋啃了一会儿鸡翅,忽然歪头发问了一句:“啊,我的小鸡养大了是不是就能吃了?”

  他的小鸡,也就是荀澜系统给的那两只坚强的小鸡,毛色独特到可以哄人救下寒玦的两只。因为有了固定的居所,荀澜便将它们养在了屋后头。法正反正很喜欢,一有时间就去看。

  荀澜一直以为他很宝贝小鸡,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心思:“法正,这一对鸡是要留着下蛋的,不能吃的。”

  法正的大眼睛滴溜溜转了转,仍然不放弃:“那等它们下完蛋再吃啊。”

  荀澜可不想两只优良品种的鸡被法正祸害了:“法正,你是想只吃一对鸡翅,还是吃数十次的鸡翅?”

  法正点了点小脑袋,毫不犹豫道:“数十次!”

  “那就要等鸡生蛋,鸡再孵出来蛋,再把鸡宝宝带大才可以哦。”荀澜开始给法正算账,六只鸡蛋孵出来三对小鸡,它们长大后又能再各自孵出来三对,如此积累下去……

  法正掰着手数觉得手指头都不够了。

  荀澜总结说:“总之,只要你不动它们,以后就有吃不完的鸡翅和鸡蛋了!”

  法正犹犹豫豫道:“这样啊,那我先不吃它们了,再好好养一阵……”但苹果脸上现出了一丝惋惜:长那么好看,滋味应该是更好的啊。

  吃过晚饭典韦就要去夜间巡逻了,荀澜扶额:还真是个老实孩子……

  “不必,你先跟着寒玦熟悉几天吧。”他给了寒玦一个“你多多照顾他”的眼神。

  寒玦点点头,安排道:“那你先带孩子去休息吧,明天早上我会喊你的。”他早上练剑起床很早。

  带着典满回到屋子,典韦觉得这一切完美地像梦一样。他不但在太守府领了一分正经的差事,还能将典满寄在太守府,和太守的孩子一起被侍女精心照顾,这可真是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啊!

  他之前想得最好的情况,便是自己卖大力气,能够勉强养活典满。

  想到当初被兵卒找到的时候对方说“我们颍川太守在招募形貌魁梧、勇力过人的人,你可愿跟随我们一试?”他当时还以为是骗子,但对方给了一千钱,刚好能够将兄长好好安葬,因此就算是骗子他也认了,背着典满毫不犹豫地来到了颍川。

  没想到竟会被太守如此的优待!典韦摩挲着宽敞的架子床,还有上面整洁的被褥,暗道自己一定好好做事,竭力报答太守的恩情。

  且不谈这边典韦抱着孩子睡下,此时的谯国许家庄,黑夜中的星星火把依旧在闪烁。葛陂黄巾万余人攻打许家庄,已经足足有十天了。

  这本是一个富庶的庄子,黄巾贼对其志在必得。谁料到庄中有一伟壮的青年,名唤许褚者,聚集壮丁和宗族两千人,一直在借着庄子的角楼和陷阱与他们对峙。

  然而此时的许褚终究寡不敌众,战得精疲力尽,箭矢也用完了,只能趁着黑夜让村里的男女老少都去找大石御敌。

  却被敌军发现了破绽,许褚无奈,只得假意与黄巾贼请和。

  用树叶伪装成帽子的甘宁远远听到了他们请和的声音,不由精神一振,从隐蔽身形的陷坑里钻了出来:“儿郎们,需要我们的时候到了!”

  第二天一早,许褚便和黄巾贼说庄子里已经没有什么吃的了,只能给牛羊。

  正值春耕,家家都想用耕牛犁地,能给出耕牛,足以说明了诚意。黄巾贼啃这庄子非常艰辛,已经不求占领庄子了,只要有牛羊便同意了。谁知道己方刚派出头领出来上前交换,许褚却从牛车上抽出来了大刀,毫不留情地挥刀上前。

  他勇力绝人,杀敌如挥剑斩乱麻般利落,手起刀落,几个小头领的头“咕噜噜”在地上滚出去好远。

  黄巾贼的统领大怒,立即下令前锋射击,谁料他刚抽出宝剑,一羽箭忽至,正中他喉咙。随即几百骑兵杀出,高喊着:“援军已至,还不束手就擒!”

  黄巾贼已失去大小头领,群龙无首,又见对方援军如入无人之境,每个都以一当十,其一脸凶悍的统领竟在短短的时间连杀十几人。

  他们本都是步兵,一会儿功夫就被骑兵冲击地七零八落,许褚虽然不明对方是何人,但既然是来帮自己的,便不容错过大好时机,下令村中青壮拿起武器,随自己冲杀。

  “杀呀!”

  黄巾贼再无恋战之心,纷纷溃败。甘宁乘胜追击,对着小头领模样的人就搭弓射箭。他箭无虚发,连续杀了黄巾贼剩下的小头领。

  一个时辰后,甘宁和许褚撤兵,在许家庄门口汇合。

  许褚连忙上前行礼道谢:“多谢壮士大恩大德,今日若是没有壮士相助,我们许家庄是已然不保啊!”

  甘宁难得谦让说:“客气了,若非你勇猛,我们两百人也做不了什么。”

  众手下瞅着有点新奇:头领今日怎么还和人谦虚上了?按照平时的风格不是应该直接上,我救了你就是你大爷的做派吗?

  “您太谦虚了!壮士以一敌百,又有手下精骑,真是当世俊杰啊!我名许褚,字仲康,不知该如何称呼英雄?”

  “我乃巴郡临江甘宁,字兴霸,奉了太守之命,特地来相助。”

  “太守?”许褚闻言怔住了,管理他们的应该是谯国相才是。但这么多天都没有人来相助,其实他们都已经死心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89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89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