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二十九章_[三国]主公有人才收集牛逼症
笔趣阁 > [三国]主公有人才收集牛逼症 > 第29章 二十九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9章 二十九章

  荀澜仿佛从法正乌黑的大眼睛里看到了凝聚成实体的怨念,不由抬手擦了擦眼睛:一定是他的错觉对不对?法正还小呢!

  徐晃笑着说:“主公的义子已暂时安置在三楼的房间,这边请。”

  法正穿着小靴子“啪嗒啪嗒”地要从楼上跑下来,吓得照顾他的陈氏追在后面,一把将其抱了起来,额头上都出了冷汗:“小郎君慢点,担心摔着。”

  这楼梯掉下去,可是会没命的!

  汉朝时用木头建造楼阁,这栋楼并不奢华,里头布局给人简单自然之感。荀澜踏入屋门,进门便是正厅,摆放着一个几案、一个书架和一扇陶立屏,左右两侧各有一卧室。由于从东汉开始逐渐以左为尊,左边的卧室要大一些。

  “前任太守的东西都搬走了,暂时就添了这几样。”徐晃解释说。

  荀澜笑着道:“先不必再购置了,你若是有空,明日命人寻一些手艺好的木匠来,越多越好。”

  这个时候的桌案相当于现代的茶几,非常矮。写字时要跪坐在桌案的前面,荀澜无论如何也不能适应。跪坐已经够累了,还要伏案奋笔疾书,这也太伤身了吧……

  安定下来后一定要做一套现代的家具,荀澜早就有这个打算了。

  正说着,法正被陈氏抱着下楼来了,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他。

  荀澜心里一下子柔软了起来,不顾身上的劳累把法正抱了过来,伸手逗了逗他:“法正这几天有没有乖乖吃饭?”

  法正撅着嘴巴,委委屈屈地说:“我醒来你就不见了!”

  荀澜莫名感到了一丝的心虚,法正以后不会都记得这个吧……

  柔声解释道:“因为临时有很紧急的事情要去做,没办法陪着法正,不是蓄意抛下你不管的。”

  法正清脆地说:“你可以叫醒我呀!”

  “你睡得那么香甜,我怎么忍心吵醒你啊?”荀澜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柔声说:“看在这么体贴你睡眠的份上,法正原谅我好不好?”

  法正奶声奶气地哼了一声,却没有放手,反而贴紧了荀澜的脖子。

  荀澜灵机一动,抱着他举高高,又许诺了要带他吃好东西、买拨浪鼓一类的小玩具,把当年暑假哄小外甥的经验全都用上,不一会儿法正就“咯咯”笑了起来。

  陈氏看着觉得欣慰极了,这些时日来不管他们怎么哄,小主人都不见笑容。弄得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的,担忧主家回来责罚,这下终于好了。

  主公真是一个和善的人,连对素昧平生的小孩都这么有耐心,不但给他找家人,还认其为义子。

  跟着这样的仁义之士,徐晃更坚定了追随的决心。

  只是,他的视线转而移到寒玦的脸上,这个陌生的俊美少年给他一丝莫名的熟悉感,会是什么来头,莫非也是主公救下来的人?

  身形颀长的少年只是站在那,通身的冷冽气场就不容人忽视,这样的人,却仿佛侍卫一样自然而然地跟在主公身后,而主公也没有丝毫介绍两人认识的样子,真是太奇怪了。

  徐晃并不是好奇心旺盛的人,按捺下心中的疑问,继续介绍道:“主公,每一层都有两个卧房,现在房里都有床榻和箱笥,您看是要在哪里安置?”

  荀澜抱着法正在屋子里逡巡了一圈,每一层的布局基本都是一样的。中间是连通着楼梯的厅,左右两侧各是一卧室,只有一楼多了东西两个侧厅,一般是仆从或者护卫居住的地方。荀澜那辆风靡洛阳的自行车也被妥善地安置在了一楼的卧室内,被擦得铮亮,没有一丝使用的痕迹。

  显然,徐晃是把自行车拉到马车上运回来的,没舍得骑……

  二楼的主卧特别大,厅则比较小,荀澜便道:“我就住在二楼吧,采光也好些。”一楼就留给未来的贴身保镖好了,三楼在法正的家人来之前,一整层都给法正和看护他的两个侍女用。

  他转过脸来问寒玦:“你要不和我同住二楼?”这些时日,为了安全起见,荀澜都是和寒玦同住的,这乍一分开,还有些不习惯。

  还是寒玦住在身边比较有安全感。

  寒玦没什么异义,点点头:“好。”

  荀澜又问徐晃:“对了,一直忘了问,公明是住在东边?”

  徐晃连忙回答说:“正是。”

  荀澜邀请道:“那边肯定很拥挤,不妨搬到这边来住吧。”

  徐晃摆了摆手:“我这频繁出来进去的,怕是会打扰到主公。那边事情繁杂,还是得有人看管才是,就先不搬过来了。”

  荀澜没有勉强,又让徐晃明天派几个人来带寒玦熟悉一下太守府事务。

  徐晃问:“主公,这位小郎君是寒玦的亲戚么?看着有几分眼熟。”

  荀澜:……

  忘记这茬了,在进城时候他就让寒玦摘了发带,以本来的面目入城,徐晃应当是第一次见到寒玦真实的样子。

  “这就是寒玦啊,公明怎么认不出来了?”荀澜含笑拍了拍徐晃的肩膀。

  寒玦?徐晃打量着面前挺拔俊美的少年,对方则礼貌地颔首:“是我。”

  声线是一模一样,但是寒玦明明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寡言少年啊!

  “你不信的话,可以试试我的身手。”寒玦说。

  “那倒不必了……”徐晃迟疑道:“你的声音是一点都没有变化,细细看来身形也是一样的,主公真是神仙手段。”

  寒玦并不多言,直接出手。

  徐晃反应不慢,两人赤手空拳地开始过招。

  二十个回合后,徐晃败下阵来。他没有恼意,反而大笑道:“真的是你!”

  真是不得不服,加上学自行车败给寒玦,这已经是他输得第三次了。

  荀澜不想暴露隐形的发带,并没有解释,只是笑了一下。

  不过这也提醒到荀澜,回来之后光顾着问徐晃了,没有和对方聊京城中的事情。

  交流都应该是双向的,荀澜便简单提了一下:“十常侍杀了何进,又被袁绍反杀,都已经死了。”

  “恭喜主公,那一千人就尽数归您了。”

  徐晃面带喜色,主公果然料事如神:“既然十常侍已死,就可以直接对外声称您已经将人买下了,横竖死无对证。”

  荀澜点点头:“告诉他们,只要安心干活,三年后不但可以恢复庶民的身份,还可以分到一块养活自己和家人的田地。”

  对于奴仆而言,庶民的身份是很奢侈的,往往只有大赦天下的时候,才能恢复庶民的身份。

  “那他们的家人……”徐晃提及这个,这些农夫大部分都是有家人在京城的,怕是会有牵挂。

  “只要他们有本事不被人发现,就可以把自己的家人也接过来,待遇也一样。”

  徐晃笑了一下:“主公仁慈,这样他们不会逃走了。只是,现在正是春耕的时候,我们的粮食支撑不到秋种,而且您名下也不能登记那么多奴仆,您看是否找机会将他们编入军中?”

  “粮食的事情我来想办法。”赚钱的主意已经在荀澜心头徘徊多时了:“不着急编入军中,军中的话,一举一动就有多双眼睛盯着了。不如暂且分散在你、我、寒玦、周仓等人名下,剩下的便让他们去开荒。”

  寒玦摇了摇头:“我没有大汉的验传。”

  徐晃笑了笑:“这个简单。”

  这种东西只能束缚普通的百姓。依他们现在的位置,刻个验传,盖个章真是轻而易举。

  颍川人口众多,每个人分到的土地都有限,薄薄的几十亩。颍川郡其实没有多少开荒的余地,平原上的林地也都被砍伐殆尽了,余下的基本都是山林和长满杂草的沙土地。

  若是买卖,虽然徐晃这些天也买下了些。但大部分的地都是牢牢攥在世家和豪强手中,这些祖宗基业他们不会轻易卖的。

  待徐晃将当地的情况说完,翻看完系统地图的荀澜手往东南方向一指:“在临颍城和阳翟县之间有几座山,不如你让人去探查下那边可否行梯田之法?”

  徐晃一喜:“可是也要在此栽种土豆?”

  荀澜摇了摇头:“我这次想种白叠子和胡椒。”

  白叠子就是棉花,这时候还是一种观赏的作物,胡椒则是王公贵族才能享用到的奢侈调料。这两样物品都是在张骞出使西域之后才被引进的,一直没有被普及和大规模种植,价格昂贵得很。

  寒玦知道荀澜有赚钱的想法,提醒说:“虽然一斤胡椒能够换半斤黄金,但中原腹地并不太适合种植这两样作物。”

  “别担心,我有办法。”荀澜自信满满道。

  胡椒树喜欢温暖的气候环境,在进行生长的时候,对光照也有要求,它的原产地在东南亚。如果要在中国的国土上种植,两广、福建和海南等亚热带地区才适合。不过,荀澜想试着弄一下温室大棚……

  毕竟胡椒这东西在汉朝实在是太受欢迎了,属于有钱也买不到的东西。去主人家做客,如果主人能拿出胡椒粉洒在烤肉上,那真是给足了客人面子。

  至于土地,曹操也和他说过,当徐徐图之。

  其实汉朝励精图治的太守赴任后都会打击兼并土地的豪强,对他们隐匿土地、转嫁赋税给百姓的行为给予打击,以维护郡内的安定。免得百姓破产、大量的人流离失所,进而动摇大汉的统治。

  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当务之急是将颍川打造地如同铁桶一般,免得受到董卓的劫掠。没办法,颍川距离洛阳太近了,而董卓还在不断地从凉州调兵到中原。

  几人一起吃了个简单的晚饭,厨娘煮了面条,切了一盘狗肉。

  这时候自然是没有卤狗肉的,那也是王公贵族才能享受到的。光酱油一味,就很昂贵了。

  不能说好吃,只能说可以吃饱,荀澜戳着狗肉兴致缺缺。

  徐晃问及京中的形势:“主公,十常侍和何进都死了,朝中能人众多,这是不是一件好事啊?”

  “非也,”荀澜放下筷子,晃了晃手指:“天子年幼,太后母家被屠,正给了野心勃勃的人可乘之机。”

  徐晃也隐约听说了,关心的问:“您说的可是董卓、丁原等外地刺史进京一事?”

  荀澜便在桌上分析说,别看现如今京中的势力十分繁杂,凉州董卓、并州丁原自成一派,以袁绍为代表的世家聚在一起,曹操、鲍信、王匡等军中新贵手上也各有一千左右的兵。还有忠于汉室的老臣们,带着京城中万数人马。

  看上去董卓暂时没有占到上风,兵力目前也只有五千的兵马。

  但他背后是可以快速赶过来的西凉铁骑,在汉灵帝刘宏没有死的时候董卓就拥兵自重,不听征召,现在更是没有人敢轻易和他对上。

  何况,所有的势力都心怀鬼胎,始终不能联合在一起,必然会给董卓可乘之机,这才是最关键的因素。

  徐晃听完,十分叹服:“主公慧眼如炬,我等远不及也。”

  寒玦问了一句:“我们当如何?”

  荀澜勾起了一抹笑容:“高筑墙,广积粮。”

  寒玦敏感地觉得:这句话,有意犹未尽之感。

  “要是天下大乱,我们就行忠君之举,将天子迎来。”荀澜咽下了那句“缓称王”,而是补了这么一句。

  第二天,按例当郡中官员来拜见新的太守。

  荀澜沉着脸,坐在正厅里,指尖无意识地在案几上敲动着:这些人,竟然是要给他一个下马威,这么晚了才陆陆续续前来拜见,甚至还有人告病没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89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89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