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章(修)_[三国]主公有人才收集牛逼症
笔趣阁 > [三国]主公有人才收集牛逼症 > 第1章 第一章(修)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章 第一章(修)

  墨泼似的夜空中斜斜挂着一钩镰刀般的弯月,皎洁的月光下是一望无尽的荒草丛。

  一阵冷风吹过,半人高的草丛中跃动着星星鬼火,为这深夜平添了几分诡谲之色。

  寂静的坟地里忽地响起了一个清越的声音,如风吹林木,如泉石相击,十分动听:

  “咦,我还活着?”宿在枝头的乌鸦受了惊,发出了凄厉的尖叫,拍着翅膀扑棱棱地飞走了。

  随即一只指节分明的手搭在了乱坟沟的边缘。

  “身体修复完成100,契合度初始化中。”

  眼前明明没有东西,荀澜脑海中却凭空响起来系统一板一眼的机械音。

  “系统,我们当真穿越了?”荀澜难耐地咋了眨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当初系统拿着城建合同来签约的时候,他还以为是车祸死前的幻觉。没想到一个呼吸的功夫,居然重生成真了。

  “初始化完成,注册成功,发放新人礼包。”

  荀澜心中一动。

  礼包被放入【背囊】中,是一身衣靴、一个隐形的馒头和一瓶保命金疮药,东西不但实用,更妙的是12个时辰自动刷新一次,相当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背囊亦自己可见,颇像是传说中的储物空间。

  初春的夜很冷,荀澜搓了搓冰冷的手心,开始穿衣服。

  系统提供的衣着如其名,十分朴素,就是粗布做的上衣下裤的男装。

  其中,上衣及臀,用带子固定在身体的左侧,裤子长及脚踝,是时下穷苦百姓的一般穿着。

  蹲下套靴子的时候,冷不防,荀澜踩到了一个有弹性的东西。

  “嗯?这是什么?”

  移开了脚步,荀澜有种不大好的预感:“系统,我好像看到了绿色的鬼火,我踩的不会是尸体吧?”

  荒郊野岭的,诡异的感觉一点点地在后背上浮了上来。

  “不是,还有气息。”系统问:“是否开启夜视?”

  打开夜视系统后,荀澜定睛一看,躺在乱坟坑底的隔壁兄弟是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背部浸满了血。

  他一动也不动,旁边是一地的白骨,乱糟糟的头发像海草一样在风中扭动着。

  荀澜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戳了戳:“这位仁兄,你还好吗?”

  没想到对方抽搐了一下,声音粗哑,仿佛从嗓子中挤出来两个字:“救我。”

  尚存神智的活人。

  大汉的后背一片血肉模糊,已经粘连成片,看起来颇为可怖。

  “忍忍啊,这就救你。”荀澜深呼吸了一口气,扯开后背的布衣,清理他的伤口,善意地提醒说:“马上就好了,千万别晕过去。”

  大汉咬着牙,唯有齿间露出几丝痛苦的闷哼。

  刀伤从肩膀斜斜贯穿及腰,看起来十分吓人。但清理过后发现刀口没那么深,应该是躲开了致命伤。

  鲜血一直在溢出,荀澜快速取出了金疮药。

  “嘶……”大概药中的消毒成分过于霸道刺激了,底下的人剧烈地抽搐起来。

  被他的手肘碰了一下,保命金疮药差点整瓶打翻,几乎全都洒在了对方的背上。

  业务不熟练的荀澜手忙脚乱地把药抹匀。

  荀澜扫了一眼,背囊里【保命金疮药】一栏已暂时变成了灰色,下一次刷新时间,倒计时24:00。

  好在金疮药效果出类拔萃,药物成分浸入血液,血立刻止住了。

  过了一会儿,这位仁兄就吃力地撑着地坐了起来。

  古人都这么生猛的吗?荀澜眼里闪过一丝惊叹,好心告诫:“最好不要乱动,当心伤口崩裂。”

  “这点小伤,不妨事。”

  “……还是小心点吧。”

  “救命之恩,宁没齿难忘!”

  大汉很倔强,强撑着行了一礼:

  “吾名甘宁,字兴霸,巴郡临江人。敢问恩人姓名?”

  “甘宁?”

  荀澜大吃一惊,手中的金疮药小瓷瓶滑落在地,“咕噜噜”滚出去好远。

  三国东吴大将甘宁?

  那个弓马纯熟,水战陆战样样精通的孙权手底第一猛人?

  觉察到语调中的不自然,荀澜连忙给自己找补道:“嗯嗯,好名字,让人精神一振。对了,我是荀澜。”

  想了想,貌似古人真诚结交要通表字的,于是临时起意:“字安之,呃……蓬莱人士。”蓬莱岛的出身,若日后在这三国城建立业,利用系统装神弄鬼也方便些。

  甘宁看起来不过二十左右的年纪,长得目似朗星、鼻若悬胆。只是一道明显的伤疤硬生生破坏了英俊的面相,让脸上带了几分匪气。

  甘宁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钦佩:“自古以来蓬莱多有仙人之说,郎君真乃神人也,多谢赐药!”

  荀澜摆摆手,片刻后想起来对方看不见,略带尴尬地说:“不敢当,举手之劳罢了。”

  “郎君的神药真是药到病除,现在血也不流了,伤口也不痛了。”甘宁兴奋地说。

  “嗯,这药是我从蓬莱带回来的,比较管用。”荀澜依旧沉浸在见历史名人的震撼中,随口应道:“不用客气,你再多歇一会吧。”

  粗枝大叶的甘宁并没有感受到荀澜语气中的勉强,一脸期待:“大恩不言谢,宁愿追随阁下。”

  道教有广泛的群众基础。百姓对此又怕又敬,遇到术法神人多纳头便拜,只求对方施舍一点符水咒语。

  而就在刚才,甘宁亲眼见证了对方的死而复生和疗伤神药,他一个普通人,有机会见到这般神通的人物,怎么能轻易放过?

  随着甘宁话音的落下,系统忽然上线:

  “恭喜宿主获得第一枚特殊人才【武将甘宁】,正式激活起点城建系统。”

  “奖励初级领地x1,地点乱坟岗。福袋掉落,新手期奖励加倍。”

  片刻后,荀澜收到了:

  【坚强的小鸡x2】,一种常见家畜,具有黄色毛茸茸的外表和顽强的生命力。注:极少生病,育成后擅长下蛋。

  【普通的板砖x2】,一种方方正正、粗糙坚硬的墙砖,既是建造城池的基石,也会对敌人造成一击即晕的100效果。

  【土豆种子x2包】,一种高产的粮食种子,经过改良生存力顽强,适应地极广。

  【开刃的锄头x1】,一种长柄农具,不需保修,每天都会锋利如新。

  天降福袋,荀澜忙着查看物品属性,并对板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见他迟迟没有回应,甘宁误会了,着急地说:“甘宁发誓,愿誓死追随荀道长。若他日违背誓言,便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兴霸快快请起!”荀澜连忙上前把他扶起,无力地扶额,怎么好端端地发起了毒誓?

  “当心你的伤,莫要行此大礼。”

  “区区小伤,让道长费心了。”

  荀澜无奈:“你还是趴着吧,暂且别动。”

  说罢,清理出一小块空地,供甘宁养伤。

  甘宁却激动道:“道长真神人也,黑夜中也能视物!”

  道长,荀澜咀嚼着这个词,觉得在汉朝道长的身份应当很好用就没有反驳。比如张角就利用道教的身份发起了黄巾起义,后来张鲁又利用五斗米教在汉中建立了政权,是给普通人增加光环的身份。

  “承蒙兴霸看得起澜,只是像兴霸这样武艺高强的人,”荀澜不知道要怎么应付甘宁,遂试探着问:“为何会重伤出现在此处?”

  闻言甘宁长长叹了一口气:“唉!都怪宁识人不清,遭到手下背叛,逃脱至此。”

  说到这,甘宁恨恨地锤了一下地:“兄弟为我引开追兵,把我藏在这乱坟之中,幸而得到道长解救。”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荀澜安慰说,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以后肯定是大有出息的人。”

  得到道长的这番夸赞,甘宁十分受用,竟不谦虚几句,直接道谢:“多谢道长。”

  “不必言谢,你我缘分罢了。”

  “若是兄弟与道长有缘,该有多好!”念及生死不明的弟兄,甘宁眼神里有泪光闪烁:“可怜我那兄弟,唉!”

  “不把暗算我的鳖孙千刀万剐,难解我心头之恨!”他恨得不行,抓断了地上柔韧的野草。

  黑夜中甘宁扭曲的神色颇为恐怖,荀澜心想:听说这甘兴霸年少时候喜好打劫,是个乡亲们看到就躲避的土匪头子,果然是个狠人,便轻声道:“可能你那兄弟也逃脱了呢?”

  他温和地说:“你受了这么重的伤都活了下来,焉知兄弟的运气不如你?”

  甘宁一喜:“多谢荀道长指点,等天色一明,宁想先去救兄弟,等手刃了叛徒再和恩人汇合。”

  荀澜没有立即回复,在脑海中问系统:“这里是什么地方?哪一年?”

  系统检测速度很快:

  “坐标颍川郡临颍城,浮烟山脚,公元189年。”

  时间还早,岂不是刚到演义开头的时候?荀澜干脆利落地答应了:“行,咱们临颍城见。”

  自己初来乍到乱世,手无寸铁,又身怀系统宝贝,并不适合和甘宁这样的“锦衣贼”大汉同行郊野。

  甘宁留下了一块玉佩作为相认的信物。毕竟黑灯瞎火的,甘宁看不清恩人的脸。

  荀澜随手挂在了腰间,边走边问系统:“可以查询相关史料吗?”毕竟,他有很多东西记不太清了。

  “积分可兑换各色书籍。请积极探索世界,制定合理的城池规划。”

  不管是怎样的平行空间,作为穿越者的优势总不会变吧。

  荀澜忽然有种掌握了先机的兴奋,准备列个三国人才收集名单册:

  “不如我们先去拜见一下诸葛亮,直接拐过来当副城主吧!他在哪?”

  毕竟城建最不可或缺的就是人才,有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卧龙先生,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若是按照宿主处史书记载,他在豫章,目前只是个儿童,怕是无法担任副城主的职责。”

  竟距离三顾茅庐的时间线这么远,荀澜十分惋惜地换了个目标:“这有点年轻过头了,司马懿呢?”

  “河内郡,10岁。”

  荀澜左思右想:“听说颍川多人才,不如寻下鬼才郭嘉?”这也是个当左右手的好苗子,曹操的智囊呢。

  “无隐居地记载,无法导航。”

  荀澜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

  叹了一口气,敲了敲脑袋告诫自己先不要上头。荀澜拿出来自己为数不多的财产清点了一下,暂时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这两包土豆种子,怎么种?”

  “先开垦土地,带芽的茎块掰成小块种下去。土豆成熟起码得三个月,收获地越早可以越快开始扩大生产,作为城建之主获得的积分越多。”

  荀澜没有种过田,不由持怀疑态度:“这儿种行不?”

  “可以,沙质土壤透气性好,土质疏松,是合适的。”

  “所以我这乱坟岗的初始领地,不适合种植小麦和水稻,但还挺适合种土豆?”

  这算是,歪打正着?

  系统还提示了初始领地的种植福利:“领地的种植都会事半功倍,即使放任不管,也可以获取一定的产量。”

  荀澜拿出了锄头,勤勤恳恳地挥舞起来。

  待种植完毕,累得要倒下的时候,系统却上线提示道:

  “检测到狼嚎,小规模狼群正向本位置移动,建议及时离开。”

  荀澜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饶是有系统出品的种田利器锄头,种植也是个颇费力气的活儿:“我们往城池方向走。”

  系统应道:“已导航至最近城池临颍县。前方道路崎岖,请注意脚下安全。”

  天边逐渐泛起了鱼肚白,薄雾冥冥,远远地能看到巍峨的城墙,高耸宽阔,左右绵延仿佛没有尽头。

  这就是两千多年前的大汉帝国,是那个人才辈出,群星璀璨的年代。

  荀澜望着这高大雄伟的建筑,心潮澎湃,面前浮现出了一个个英雄人物的名字。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他知道,很快,这里便将发生一系列惊天动地的故事。

  但在这处,他不但是历史的旁观者,还会成为历史的推动者,成为书写历史的重要一员。

  踏入这扇巍峨的朱红城门,他的三国之旅就要正式开启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89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89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